“亚洲最大高考工厂”拜神 已有不少人在后海开滑(图)

  他们需要象征考无不胜的神,于是这个世界有了“考神”。

  在安徽一所著名的“神话中学”,近千名高三学生的陪读家长赶在凌晨抢拜“树神”。他们务必要向这位大神敬上高考前最后一个农历十五的头炷香,祈求他们的孩子能考个高分。

什刹海冰场尚未开放已有不少人在后海开滑(图)

  冰场未开 后海开滑

  向神灵祈祷的香火堆积起来,引燃了“神树”下的石棉瓦顶棚和百余根祈福带,火苗四处乱窜。10多名保安人员,用光了8支灭火器,都未能控制火势。后来大家从附近出租屋内不停地运送自来水,毫不间断地扑火,火情才得以缓解。

  我曾经探访过这所名为毛坦厂中学的“神校”,还特意参观了那棵当地人口中的“神树”。那是一棵百年老枫树,枝繁叶茂。不过怎么看,我也看不出神灵的样子来。但外人的观感并不重要,只要毛坦厂中学家长和学生相信那是神,就够了。

  在这个被誉为“亚洲最大高考工厂”的地方,人们相信有某种超自然的神秘力量存在,也因此有着种种规则和禁忌。学生在高考前放孔明灯,希望获得好运。但黄色是禁忌,因为那表示“黄了”。送考生的车队,前三辆大巴车的车牌尾号必须是“8”,出发时间是上午8点8分。而头车司机一定要属马,寓意“马到成功”。我问了不少人,这其中有什么因果联系,可每个人都神神秘秘的,却也说不上来。

  只要他们相信就够了。那里近乎工业化生产的备考方式、严苛的勤奋,以及镇子和学校相互给养的模式,已被很多地方视为楷模,本身就如同一个“神”一样地存在着。但这不够,他们仍然要寻求“神灵”庇佑,需要某种神秘力量给他们提供更多的安全感和精神安慰。

  在这个绕不开高考的6月,需要相信某种神秘力量的,不仅是皖西山坳里为高考而最后一搏的人们。几天前,一场“中高考祈福法会”在南京古刹鸡鸣寺佛学讲堂神圣举行,有数百名家长和考生上台烧香拜佛,祈福法会也会为他们祈福。

  同时,要时刻预防因祈福高考烧香导致火情的地方,可能还有很多。不久前,一位南京家长烧香时不慎引起家中火灾。

  只要他们相信就够了,尽管信奉的方式各有不同。山东禹城高三家长给考生求“圣水”和神符,但有的学生说那水喝起来“和普通矿泉水味道一样”。河南的100多个考生亲友团煞是隆重,身穿汉服、手拿祈福牌去嵩山书院拜孔子像。

  有时,他们信也得信,不信似乎也得信。在相信神秘力量这件事上,从来没有身份、角色之分,连有些教育者也不敢“忤逆”。我见证过一个真实故事:某中部省份的一所重点高中,连续几年高考成绩一般。大概10年前,学校领导决定给学校换换风水,专门挖了一条人工渠,将湖水引进校园,还在水渠上修了座桥,名为“状元桥”。结果,这所学校真就考出了省状元,年年清华北大录取人数惊人。

  从此,神秘力量在那所学校不容冒犯。这所超级中学跟毛坦厂中学一样,也是一个激发个人努力最大化的范本。他们有着相似的管理思维、流水线式的学习模式,老师、学生都极其勤奋。学生和家长要成绩,而“高考”政绩也逼迫着学校,然后学校逼老师,老师逼学生,构成无限循环的动力,像一台永动机一样生产高考成绩。

  他们是信高考的,因为那仍旧是通向个人成功和改变家庭命运的最好通道,甚至在他们心中,那是唯一的。这种信压迫着他们,可能连自己都不敢完全相信,只得去信“神”。很多事情不能也无需用理性来解释,只要他们相信就够了。

  信了高考,也就信了“神话”中学。陪孩子在毛坦厂中学复读的家长,很多是托各种关系才将孩子送进学校的,再舍家舍业陪读,以至于支撑了毛坦厂镇的经济。他们社会阶层不同,有的是企业老板,有的是工厂职工,有的是农民。我问一些家长为何作此选择,答案几乎是一致——为了孩子的前途。除此,他们不认为还有别的选择。

  给“树神”上香的那条巷子很窄,大概只能容得下两三个人并排站立。为了赶在那个神圣时刻向神祈祷,上千人不顾安危、蜂拥而至,侍奉着一米多长的高香,无比虔诚。

  有人趁机出租冰车冰鞋 部分游人表示不安全

  (记者 贾悦)随着近日气温下降,于是有人看到了什刹海结冰的商机,趁正规冰场未开之际,做起了出租冰车、冰鞋的生意。昨天,记者看到不少人在后海冰面上玩,小冰车颇为抢手。

  昨天京城普降小雪,气温较低。中午记者在什刹海看到,大部分水面结冰,覆盖着白雪,但仍有一些地方水光粼粼。什刹海冰场尚未开放,冰场的多个入口都封闭着,并设有“冰薄危险,禁止翻越”的提示牌,而沿岸栏杆也隔一段距离就悬挂着“冰面危险,禁止下冰”的红色横幅。前海冰面上空无一人,记者遇到一些游人,大家看到河水结冰但冰场未开很是失望。“我们从南方来的,就在北京玩几天。看见冰面很激动,不过冰场没开有些遗憾,过两天我们就要走了。”

  但在后海,记者看到了截然不同的景象。这里很是热闹,人群最集中的地方至少有四五十人在玩冰,有的穿着冰鞋,有的在滑冰车,还有人只是在冰面上行走。不少途经这里的游人被嬉戏声吸引,也翻过护栏走上冰面。记者注意到冰面上有几人正趁着人多招揽生意,游人滑的冰车、冰鞋都是从他们那里租的(如图)。这边喊,“双人冰车100元一小时,小的50元”,那边吆喝,“冰鞋30元一双不讲价”。问起冰面厚度,一个出租冰鞋的老板伸手比划着说,“天然冰,够厚了。正规冰场不开是因为有人管着,冰不到规定的厚度不能开。我们就是凭经验,在正规冰场开门之前做生意。”一位游人边滑边说,“你看这么多人玩肯定没事。”但也有一些游人表示:“看着就不安全,没有任何保护措施。”一个下午的时间,上冰游玩的人络绎不绝。

  差一点酿成火灾,不足畏惧。香火抛至神龛的那一刻,那些家长的心里可能是平静的、安慰的,暂时忘记人生选择的焦虑和贫乏。

  这个世上究竟有无“考神”,从来无法考证。只要他们相信就够了。

  据了解,什刹海冰场于12月24日验冰合格正式开放,今年还未确定开放时间,但已开始搭建围挡。此外紫竹院公园、陶然亭公园的冰场也未开放。

  贾悦/摄 线索:辰先生

本文转载于澳门百家乐官网http://www.rcshyxx.com/,转载注明文章起源,谢谢。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