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被虐男童生母 疑女友提分手受打击

南京被虐男童生母:孩子被打虽心疼但难改命运

南京警方查明,9岁男童小磊被养母虐待。全身多处有红肿痕迹。网络截图

  一工人没来上班,老板透过门缝查看发现,他在宿舍内悬于吊扇上自尽。昨日,这一悲剧发生在晋江安海镇侯厝自然村。该男子姓兰,四川人,今年39岁,有人称怀疑他失恋想不开,警方初步确认为自杀。

  工人反锁屋内上吊

  南京被虐男童生母:

  孩子被打,心疼难改命运,心酸

  - 对话动机

  小磊的养母李征琴被警方刑事拘留后的一周,生母张传霞带着小磊暂居在学校附近的宾馆中。看着孩子“闹脾气要妈妈”,张传霞无奈、愧疚,也困惑。她想不明白,在农村里常见的家长打孩子,到了城市,就变成了违法。

  一睁眼就要务农的张传霞发愁,如果收养关系解除,在南京生活了3年的小磊,极有可能再回到安徽老家的小山村,“给孩子一个好生活,改变命运”的梦想就随之破灭。她更害怕,喊她“表姨”的亲儿子难以回到过去。

  新京报记者 刘珍妮 江苏南京报道

  警察给我看照片,我心疼

  新京报:你是什么时候知道孩子被打的?第一反应是什么?

  张传霞:4月3日,网上爆出来了,南京的警察也找到老家了,我才知道孩子被打。警察给我看照片时,很心疼。所以我连夜包车到了南京,想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

  新京报:你了解的情况是怎样的?

  张传霞:后来知道孩子因为撒谎被表姐揍了,我也理解。当时我和警察说,小孩不听话,被家长揍了,不要紧的。

  新京报:你见到孩子后,有没有先处理孩子的伤?现在孩子身上的伤情怎么样?

  张传霞:现在孩子的伤都散了,只有一些轻微的印子。孩子受伤后,警察也带着去过医院,我们后来看见是皮外伤,缓了两天好一些,就放心了。

  新京报:李征琴被警方提请批捕了,这件事已经不是家事,你表姐触犯了法律。

  张传霞:记者告诉我了(被批捕的事),触犯了什么法律呢?我也不懂。打小孩在农村很正常,我从来不知道会犯法啊。

  新京报:孩子调皮,家长打两下很常见,可孩子那是伤痕累累啊。

  张传霞:我也有两个小孩,孩子不听话家长情急都会打,但更多时候我们顾不上管,一睁眼就下地干活,从早到晚。

  新京报:有网友爆料,孩子不是第一次被打。

  张传霞:我问过小孩,儿子说妈妈只打过他这一次。平时表姐从没说过会打孩子。这次出事后,我没见到她,也没法问为什么(打孩子),我也是母亲,猜想肯定是孩子撒谎,她失控了。

  希望过继的儿子能改变命运

  新京报:怎么会想到把孩子送给表姐抚养?

  张传霞:家里负担重,没条件给孩子更好的教育。孩子6岁那年,表姐回老家探亲,我提出来把我家小三子(小儿子)过继给她。我知道她离婚了,重组了家庭,自己孩子也不在身边。她也喜欢我儿子。

  新京报:你的两个孩子都养大了,再抚养一个负担很重?

  张传霞:我和爱人都务农,在老家种树苗,三亩地,收成好时,一年能赚一万多块钱。大儿子读完初中就去打工了,二女儿还在读书。一想到将来读高中、上大学,俩孩子费用很大,以我们的条件是供不起的。

  新京报:对小儿子抱的期望比其他两个孩子更大?

  张传霞:如果耽误了,父母会觉得很对不起孩子。希望我两个小的(孩子)都能读大学,改变命运,不要再像我们一样务农、打工。

  新京报:你老家的民政局说李征琴的收养手续不合法。

  张传霞:我也不懂,她身边没有小孩,我想把孩子过继给她,这过去在农村很普遍。表姐决定领养孩子时,我还担心她过两天会送回来,所以提出要找公家办个手续。

  新京报:孩子被带到城市生活,最大的变化是什么?

  张传霞:孩子以前在农村学习习惯不好,他基础差,到南京后,表姐一家还送孩子先读了幼儿园。我也经常来看他,他有自己独立的房间,家里环境好。孩子字写得工整,听表姐说,成绩在班里的中上。离开老家时又瘦又小,到南京长高了,白白净净。

  表姐曾说“别的孩子有的,我孩子都有”

  新京报:在你眼里,表姐是怎样的人?

  张传霞:直来直去的人,不会撒谎,做事情讲道理。她和我一块长大,从农村一点点奋斗出去。过年过节都会回来,见到表姐妹们都会拥抱,我们很亲近。所以我才会把孩子交给她,没有血缘关系,我是不会把孩子送养的。

  新京报:据你平时的了解,她对孩子怎么样?孩子会怎么评价养母?

  张传霞:表姐平常对孩子很好,孩子也觉得妈妈(养母)对他好,他还想和妈妈生活,留在南京上学。

  新京报:对于养母打他的事呢?

  张传霞:孩子说是因为他不听话,他不怪妈妈。

  新京报:出事后,你有没有联系过孩子的养父?

  张传霞:没有联系过他养父,在派出所见过,他说表姐平常待孩子很好,我也没多问。

  新京报:什么细节让你认为她对孩子很好?

  张传霞:学校里别的孩子喝到一种牛奶,孩子回家告诉表姐,她就会去买。表姐曾对我说过,“别的孩子有的,我孩子都有”。

  新京报:你觉得表姐打孩子这种教育方式合理吗?会不会给他身心带来伤害?

  张传霞:这在农村挺常见的,也没觉得会造成多大伤害。

  新京报:在你看来,对孩子成长最重要的是什么?

  张传霞:给孩子好的环境、好的教育吧。我给不了,表姐有条件,能给孩子这些。

  我们没尽到父母之责

  新京报:出事以后,你和孩子相处得好吗?他怎么称呼你?

  张传霞:叫我表姨,他一直喊着要妈妈。孩子不习惯和我在一起,不让我给他洗澡,鞋子都不让我换。我给他买衣服,孩子不要,说“我家有两大包衣服”。

  新京报:听他叫你表姨,心里会不会难受?

  张传霞:有时候也掉泪,但只要他能有一个好的未来,我也认了。

  新京报:这两天他有什么变化?对你说得最多的是什么?

  张传霞:给孩子的影响很大,他每天都没精神,不爱说话,总哭闹,觉得是因为他,妈妈(养母)才被抓起来。和我说得最多的就是问我“妈妈什么时候回来?”

  新京报:你怎么宽慰孩子?

  张传霞:我说“不是因为你,是因为我的错。”其他的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和孩子说。

  新京报:现在有什么话想对表姐说?

  张传霞:好多话想说,谢谢她帮我养小孩。我也愧疚,想和她道歉。如果我没把孩子送给她收养,也不会给她带来麻烦。

  新京报:在孩子的教育问题上,你有没有反思过自己?

  张传霞:我也有愧疚,他的亲生父母没有能力给他好的条件,让他经历了这样的事。我们确实不是一对合格的父母,没有尽到我们的责任。

  新京报:后悔把孩子送给表姐收养了?

  张传霞:不后悔。只是这个事情发生了,没想到会搞得这么大,害得她被关起来。

  新京报:如果孩子的养母被判刑,收养关系解除,你打算怎么办呢?

  张传霞:挺不能接受的,我不知道该怎么办。

  “民房内有人反锁房门,上吊死了。”昨日上午接到报警,晋江安海消防队员赶往现场。这是一座一层砖头房,屋内装修隔成多个房间。房门被反锁,好在是普通门锁,救援队员简单破拆即打开。

  屋内,一条尼龙绳缠绕在天花板的吊扇上,一男子脖子勒绳歪着脑袋,已没了呼吸。消防队员立即割断绳子,扶他躺床上,医护人员确认他已身亡。房间内,窗户紧闭,家具没有移动迹象,双人铁床和桌子靠墙摆放,电风扇关闭。

  记者赶到现场时,警方正在初步尸检。

  警方:初步确认自杀

  侯先生在十米外开了一家塑料加工厂。2个多月前,兰某独自前来应聘上班,刚好有一对老夫妻辞职,兰某就独自住在事发砖头房。昨日上午,侯先生没看到兰某前来上班,就进屋查看,发现房门反锁,从隔壁门缝看到他上吊了,着实吓了一跳。

  据知情人士介绍,前一段时间,兰某曾跟同事说过,他与在磁灶工作的一名女子热恋。后来,该女子提出分手,兰某为此很受打击,精神状态不佳。“会不会是失恋了,一时想不开。”知情人士介绍。

  昨日,晋江警方经初步调查确认,兰某系自杀身亡。他有何心结解不开,死因真相是什么,警方正在进一步调查中。

  ■链接

  解开心结 做好自我心理疏导

  知情者怀疑,这名男子系因感情受挫而选择了一条不归路,确实,失恋刺激强度越大,情感波动也越大,但人的理智可以战胜感情,千万不要因为一段感情的结束而做出极端事情。情绪波动较大时,可以尝试一下以下做法:

  一是抒放法。找亲人或知心好友倾诉心中的烦恼、怨恨与不欢,甚至可以关门痛哭一场。

  二是转移法。置身于欢乐、开阔的环境,有意识地潜心于自己感兴趣的事情中,用新的乐趣来冲淡、抵消旧的郁闷。

  新京报:南京的民政部门说已经联系你们老家的教育局,可以让孩子回老家读书,你愿意接受吗?

  张传霞:不是我愿不愿意的事,是孩子能不能接受。

  三是遗忘法。记忆什么,回忆什么,是可以选择。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

  四是补偿法。把自己的精力投入到工作中去,在事业上得到补偿。  (东南记者 吴水保 黄祖祥 文\图)

本文转载于阳光在线http://fang.jishanbbs.com,转载注明文章起源,谢谢。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