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10岁女孩得肾病 “四种形态”并非是现在就在数量层面放缓反腐节奏

重庆10岁女孩得肾病治疗一年多花光20万(图)

  生病了的柯炳璇不愿意让人看见她的样子。

  惩前毖后、治病救人,须善用“四种形态”

  全面从严治党永远在路上,“四种形态”并非是现在就要在数量层面放缓反腐节奏,更非某些人所称“将来只怕要成为一些问题官员被轻处理的借口”,而是把“全面从严治党要管全党、治全党”突出出来,“全面”就是全方位、全覆盖,每一名党员、每一个党组织都在其中、不能例外。

  10岁女孩得肾病,治疗一年多花光20万

  (记者 范永松 张小林)原来品学兼优的柯炳璇,现在不但不能重返学校读书,而且变得越来越自闭,特别怕见生人。14日,记者见到她时,她四处躲避,怕人笑她。

  自从两年前,她被诊查出患了肾病,不仅花光了家里20多万占地补偿款,甚至连70多岁的爷爷也不得不外出打工。什么时候治好病?什么时候能回学校?这些对于家人和柯炳璇来讲,都是未知数。

  女孩患肾病花光家20万补偿款

  2013年5月,女孩柯炳璇突然感冒了,眼睛有浮肿,随即变为全身浮肿。一家人吓坏了,急忙把柯炳璇送往璧山区人民医院,但医院建议,最好送往重庆市儿童医院。在重庆市儿童医院,一家人得到医生确诊:肾病综合征。

  肾病综合征,这该是怎样的一个概念?“孩子就是全身浮肿,排尿困难。”在柯炳璇父亲柯正伟眼中,女儿从小身体就不好。一家人只是以为女儿体弱,但他们没有想到,女儿体弱的背后,竟然隐藏着这么大的病根。

  从2013年柯炳璇发病以来,一家人在市儿童医院进进出出前后有12次。每一次,查血、查尿、透析,带给全家人的除了巨大的经济压力外,孩子的承受力也更让家人担心。

  其间,曾听病房的病友介绍,又去了成都中医院治疗。一年多时间,13次辗转医院,让柯家人支出了20多万元的医疗费。原本房屋被征用的20万元补偿款已用完,不得已,全家人除了照顾柯炳璇外,都去打零工。

  孩子有抵触心理不愿见生人

  为照顾柯炳璇,也为节省开支,一家老少六口挤在狮子场上租住的30多平米的小单间里。在这30多平米的空间里,前面是厨房,中间有一个柜子隔开,做起了临时卧室。

  12月14日,见到有生人前来,柯炳璇不断重复着,“我不要见人,你们出去!”

  “她觉得自己胖了,怕别人笑话。”说这话时,柯炳璇的妈妈王久凤试图挤出一个笑容,但是声音却几度哽咽。

  因为有严重的肾病,柯炳璇的脸部肿得厉害,全身“胖”了很多。这让原本聪明活泼的柯炳璇不愿意再去学校。因为她怕学校的同学笑话。

  2014年9月,柯正伟为女儿办理了休学,原本以为经过一年的治疗孩子的病情得到了控制,今年9月,柯正伟一家准备让孩子去上学,但是病情的反复,让这一家不得不做出决定:孩子继续休学。

  班主任王纯芬老师说,孩子在班上品学兼优,热爱学习,深受老师们喜欢。听说柯炳璇生病以后,老师们都一直鼓励她勇敢治疗,争取早日返校学习。

  “挽弓当挽强,用箭当用长。射人先射马,擒贼先擒王。杀人亦有限,列国自有疆。苟能制侵陵,岂在多杀伤。”

  两军对垒,讲求正确的战略战术方能克敌制胜。同样,治大国、治大党,找到一套源于实践、日臻完善的“攻略”,才能到达标本兼治、海晏河清的理想彼岸。

  治国必先治党,治党务必从严。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总书记的党中央把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斗争提到治国理政、兴党兴国的新高度,以解决问题开局亮相,以正风肃纪先声夺人,以反腐惩恶寻求突破,以严明的纪律推进全面从严治党。全面从严治党纳入“四个全面”战略布局,为我们进行具有许多新历史特点的伟大斗争作了思想上组织上作风上的重要准备,其重大意义必将随着时间的推移不断显现出来。

  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是一场输不起的斗争,是全面从严治党的重要方面,但绝不是全部,不能把全面从严治党等同于反腐败。对此,必须冷静清醒、实事求是地分析判断解决党内突出问题的道、术、势,把主音定准,找准在全面从严治党中的定位,在思想认识、责任担当、方法措施上跟上中央要求,把纪律和规矩挺在前面,把握运用监督执纪“四种形态”,努力改变要么是“好同志”、要么是“阶下囚”的状况,才能从“依然严峻复杂”的形势中走出来。

  用纪律管住大多数,才叫全面从严治党。我们党有8700多万名党员,纪律是针对大多数的,还是只管少数人?毫无疑问,纪律就要管全部党员,否则从严治党就不可能做到“全面”。如果只有严重违纪违法领导干部受到惩处,而多数党员干部只是抱着“看客”心态谈论“老虎”落马案例、数据乃至分布地域、花边新闻,却毫无“如果换作是我”的惕厉之心、警醒之意,其结果必然是震慑一时、不可持续,三天的热度过后多数人照旧对纪律“无感”。长此以往,党员干部可能因“无知无畏”而对“破纪”浑然不觉,“破”出甜头来了就会一而再、再而三挑战底线,直至成为“冤业随身,终须还账”的沉沦一员。(下转第二版)(上接第一版)

  狮子小学校长曾纪山说,上周五,全校600多个学生为柯炳璇举行了爱心捐赠仪式,共筹集了1.34万元捐款交给家长,希望她能早日康复返校。

  由于柯家经济困难,他希望更多社会爱心人士能伸出援手,帮这个小女孩渡过难关。

  “党内关系要正常化,批评和自我批评要经常开展,让咬耳扯袖、红脸出汗成为常态;党纪轻处分和组织处理要成为大多数;对严重违纪的重处分、作出重大职务调整应当是少数;而严重违纪涉嫌违法立案审查的只能是极极少数。”这“四种形态”针对性和指导性很强,是从无数个案例中抽象出来的,是有的放矢的,凸显党要管党、从严治党“就要靠严明纪律”和“越往后执纪越严”,真正体现对党员的严格要求和关心爱护。正如媒体评论指出的,如果纪委把违纪问题查处到极致,比如每一个公款吃喝、办公场所超标的干部都能及时被发现和处分,可能就不会发展到违法犯罪的程度。在这个意义上,我们才能明白为什么把纪律和规矩挺在前面就是治本。换句话说,“治本”不应仅仅理解为静态的制度,还包括动态的对制度的强化执行挺在前面。这才是中国反腐治本之策的大关节处。毕竟,抓人不是目的,判刑不是目的,“惩前毖后、治病救人”才是真正的目的。

  从善如登、从恶如崩,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从宽、松、软到严、紧、硬是一个长期的过程。全面从严治党永远在路上,“四种形态”并非是现在就要在数量层面放缓反腐节奏,更非某些人所称“将来只怕要成为一些问题官员被轻处理的借口”,而是把“全面从严治党要管全党、治全党”突出出来,“全面”就是全方位、全覆盖,每一名党员、每一个党组织都在其中、不能例外。换言之,落实党委主体责任和纪委监督责任都要冲着纪律去,发现违纪苗头要马上去管,触犯了纪律就要及时处理,像啄木鸟那样,发现虫子,就及时啄出来,保证树木的健康,否则就是失责,而失责就要被问责——这,也是“四种形态”的题中应有之义。(本报记者 陈治治)

本文由阳光在线官网原创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