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共服务慎言“私人定制” 填好志愿就去打工

  “南京乘公交下半年可私人定制,一人一座一站直达。”22日南京不少媒体报道,今后住在江北明发滨江、威尼斯水城等特大型小区的居民可以向公交公司定制特定的公交车,有关事项正在调研论证之中。

  不知是媒体记者的误读,还是公交公司的本意,据报道称“‘定制公交’属于公交的一种,规模很小,补贴总数也不大”。这就让人纳闷:公交作为一种公共产品享受财政补贴,可用补贴的钱为小部分人服务,是否合适?

  “老大理科558分,老二理科549分,老三文科503分……”伴随着2016年山东夏季高考成绩的揭榜,家住安丘的朱效敬朱京玉夫妇的电话就没停过,每次通话的内容无外乎围绕着这一句话。这一切都源于家里的三胞胎女儿朱子晓、朱子晴、朱子阳,三个孩子两个学理科,高考成绩均超一本线,小女儿学文科,成绩也过了二本线。朱效敬夫妇双双下岗,为了给家里减轻负担,三胞胎姐妹花都填报了聊城大学的免费师范生专业。

  本报记者 刘蒙蒙 通讯员 张振升

  得知高考成绩全家沸腾了

  6月29日,记者在安丘见到了朱子晓、朱子晴、朱子阳姐妹。1998年出生的三姐妹穿着不同款式的服装,都戴着眼镜。姐姐朱子晓和朱子晴长得比较像,妹妹朱子阳个头略高一些。

  “当时我是第一个查成绩的,听着电话里报出总成绩后,心里一下子就踏实了,因为一直想的只要能过一本线就行了。”朱家老二朱子晴告诉记者。

  老大朱子晓因为在学校一模、二模、三模时,考试成绩都不如妹妹考得好,心里一直比较有压力,听到电话里传来妹妹的高考成绩,难免有点小紧张。伴随着话务员报出558分的总成绩时,朱子晓心里有一种难言的激动与兴奋。

  24日是山东高考成绩放榜的日子,全省考生和家长都在查询高考成绩,拥堵的网络和一直占线的电话,让老三朱子阳查起成绩来并不像姐姐那么顺利。老二朱子晴总算拨通了查询热线,为妹妹查询成绩。“503分!”全家人当时沸腾了,三姐妹都过了本科线。在安丘关王老家的爷爷得知三个孙女成绩都过本科线时,在电话里说要去买鞭炮为孙女庆祝。

  姐妹俩同桌学习上“赛跑”

  初中毕业后,三姐妹都考取了安丘一中。提及当年文理分科时,朱效敬说,考虑到老三朱子阳初中数学成绩不是很好,经过一番考虑后,朱子阳选择了文科,两个姐姐选择了理科。

  巧合的是,朱子晓和朱子晴还被分到了同一个班里。为了让姐妹两个相互促进提高,班主任老师还特意安排姐妹两个坐同桌。

  “肯定有压力啊。”当记者提及两个人在同一个班里还同桌有没有压力时,老二朱子晴脱口而出,“平日都是姐姐学习好,老师经常找我谈话,让我好好学习,也许这种压力也是一种动力吧,让我一直不断地努力学习。”

  在交谈中,朱子晓告诉记者,她们两个在班中的成绩基本上处于二十多名,今年高考也算是正常发挥,在班级中差不多还是这个名次。“我们班全班63人,进一本线的有39人。”朱子晓说。

  “老大老二学习成绩比较稳定,基本上就维持在二十名;老三一模二模三模时成绩都在学校划的模拟线上下三分左右,成绩一直比较让人担心。”朱效敬告诉记者,成绩公布后,朱子阳的班主任老师还特意打电话祝贺,孩子能考出这个成绩已经很不错了。

  三个孩子成绩都过了本科线,这在当地成为一段佳话,很多邻居朋友都问朱效敬朱京玉夫妇的教子经验,朱效敬满脸笑容说,“我一个技校毕业的,孩子学习方面还真没帮上多少,因为经济原因也没给孩子报辅导班,都是三个孩子自己学出来的。”

  在朱效敬家里,记者看到姐妹三个住一间卧室,一人一张单人床,一人一张书桌。姐妹三个每次放学回家都会讨论学习上的一些问题。

  “孩子能考出这个成绩,还真得好好感谢孩子的老师。”朱效敬告诉记者,考虑到他们家三个孩子的情况,学校老师建议三姐妹每天回家后都研究一套数学题,如此一来,既提高了老三的数学成绩,对老大老二也是一种促进。

  “基本上就是我们两个理科生辅导妹妹这个文科生。”老二朱子晴调皮地插话,引得妹妹朱子阳在一边咧嘴笑。朱效敬说,三个孩子平时都比较听话,学习上从来也不用赶着学,初中时放学回家就是先做作业,做完作业才洗手吃饭。高中学业紧张了,每天回家三个人也是聚到一起学习。

  父母都下岗姐妹仨早当家

  朱效敬告诉记者,他和爱人都是下岗职工,主要靠在外打工赚钱养家,家庭经济条件一般,每年供应三个孩子读书得两万元左右。如今三个孩子要上大学了,学费和生活费加起来,一年得三万元左右,无疑会增加家庭负担。

  为了给家里省钱,减轻父母的负担,姐妹三个同时选择了免费师范生。三个人分别填报了聊城大学免费师范生的生物科学专业、英语专业、汉语言文学专业。

  “选择免费师范生可以为家里减轻一些经济负担,将来也能好就业,别再让家人辛苦。”话语中,三个孩子显得格外懂事,体贴父母。

  一些小区离市中心较远,如果居民都得自己开车或打的上班,价格很高,而且加剧拥堵、加重污染,集体向公交公司包个车定时定点接送当然更经济。问题是,这种包车是一种市场行为,该不该享受财政补贴?北京、武汉、徐州等地也曾推出类似包车服务,前提是包车收入足以抵消成本并略有利润,乘客须支付相应的费用,从而实现“双赢”。

  如果公交公司对这种包车给予补贴,甚至补贴的比例还很大,这就是用大家的钱去补贴一部分人,有违社会公平,势必引发反对意见,又怎能开得久远?公共产品是为公众服务的,戴上“私人定制”的帽子未免不伦不类。实际上,这种包车服务或许起名为“商务包车”更为恰当。目前,这项政策尚在调研之中,慎言“私人定制”,或许能让这项服务走得更好、更远。(刘庆传)

  考驾照、旅游,成为很多准大学生选择。姐妹三个却早已谋划好了这个假期,“填好志愿后,我们就出去打工,工作已经找好了,在一家商场兼职,过两天就去上班;赚点生活费是一方面,也算是一次生活历练吧。”

  对此,朱效敬也有自己的想法,家庭经济条件所限,没办法去远的地方旅游。如果三个孩子都录取了,等孩子快入学时,一家人提前两三天赶到学校所在城市转一圈,也算是一种别样的家庭旅游。

本新闻转载于赌球网,转载注明文章起源,谢谢。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