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瓦里-2015” 中国对本国军事施加限制比日本更严酷

“科瓦里-2015”:中澳美三国军方互信与友谊的演练

中澳美三国士兵排成一个单人列队走下飞机。 赖海隆 摄

  据俄罗斯之声网站7月7日报道,日本对安全领域政策的重审、对宪法的新式解读,以及对武器出口领域政策的修正,这些都是亚洲安全领域中的极为重大的变化。

  借助于集体自卫权和向伙伴提供军事技术援助,日本正获得建立全面军事政治联盟的可能性,并能够对国际冲突给予积极的卷入。那么,这种安全领域的局势将对中国的国防政策产生怎样的影响呢?俄罗斯战略和技术分析中心专家瓦西里·卡申对此问题进行了诠释。

韩鹏少将与参训士兵交谈。 赖海隆 摄

韩鹏少将(右)对澳方细致的安排表示谢意。 赖海隆 摄

韩鹏少将(右)对澳方细致的安排表示谢意。 赖海隆 摄

  9月11日电 题:“科瓦里-2015”----中澳美三国军方互信与友谊的演练

  记者 赖海隆

  9月11日中午,当两架美制支奴干直升飞机在达尔文市区的一家军事基地徐徐降落后,在热浪滚滚的尾部各走出一支拿着棍棒的队伍。他们排成一个单人列队,在走上一条尘土飞扬的公路后,他们开始像兄弟般地互相拥抱,亲切交谈。

  这是参加“科瓦里-2015” 中澳美三方联合演练的30名士兵,11日是他们为期17天演练的最后一天,他们在为这些天里朝夕相处所结下的友谊话别。

  中国士兵们说,他们刚来的时候还有些拘谨,或因为语言不通,或因为文化不同。但是,从第一天开始,三国的士兵就被混编在一起,共同面对丛林里的鳄鱼、毒蛇,甚至是毒蜘蛛。他们必须一起克服共同的敌人,并在这过程中结下了兄弟般的友谊。

  正如参加演练的潘孔彬上尉说,虽然三国军人平时有着不同的工作形式,但通过两周在一起工作生活,大家不但增进了技能,更重要的是增进了友谊,相互之间也建立起了很好的信任。三军很好的融合在了一起,最后成为一个团队,完成了训练。

  达尔文也许是世界上最好的训练野外生存的场所,且不说这里炎热的气候,单就这里的咸水鳄鱼的数量就能让人闻风丧胆。据报道,随着澳大利亚北部地区鳄鱼数量年年增长,目前达尔文市附近的咸水鳄已经达到10万条,几乎和当地的人口一样多。人口的增长和城市发展使人类的活动范围拓展到了鳄鱼的活动边界,从而令人鳄的“正面交锋”越来越多。

  美国智库太平洋论坛的行政董事格洛瑟曼在说到2500名在这里轮流驻扎的美军时说:“我认为,如果在达尔文你能对付得了这些咸水鳄鱼的话,你就能应对任何事情。”

  在如此恶劣的生存环境下,中国士兵的吃苦耐劳精神给参与本次演习的澳大利亚女兵艾米莉·豪尔留下深刻印象。她说,之前从来没有用诸如绳子等原材料建造过任何东西,而来自中国的官兵们可以通过这些零碎的材料制作出一个完整使用的东西,令她也学到了很多东西。

  艾米莉也承认三个国家的士兵有不同特点,甚至有巨大的差异,但这次演练让大家知道了该如何协作工作。她说,中国士兵是我们团队中非常重要的部分,他们十分敏捷,且善于利用工具帮助自己生存。

  正如澳大利亚陆军少将保罗·麦克拉克伦在回答记者提问时说,这次演练并不是为了公关,而是为了演练士兵的技能,他们练习在艰苦的逆境中生存超过两个星期,他们会学会与相互合作。我们继续组织这样的联合训练非常重要,为建立共同的信任、友谊与合作需要不断地添砖加瓦。

  广州军区副参谋长韩鹏少将对此深为赞同。他说,参训官兵在一起相互沟通、相互帮助、增进了解、发展友谊,有利地促进了军事务实合作。我们也希望这种联训一直持续下去,书写我们三军友谊的新篇章。

  美国少将托德·麦卡弗里说,美国士兵在这次演练中学会了相互信任,我认为这是非常好的一个学习成果。我们也很期待未来能继续合作,能够和来自中澳两军的朋友们合作,我们感到十分荣幸。

  一方面,日本的安全政策依然保有局限性。比如,日本只有在盟国遭受攻击、人权遭到威胁的情况下才能参战。但从另一方面看,这些情况并不是什么障碍。

  最近数十年的冲突经验表明,“自卫”和“保护人权”的概念是模糊的。北约在利比亚的行动,根据联合国决议,应就确定无飞行区和制止平民伤亡方面采取一系列综合措施。但从实际看,他们是在全面参战,而且,北约空军为起义者提供了直接的支持,并成为其获胜的决定性要素。

  在现有条件下,您如果准备在国外动用军事手段来捍卫人权,那么意味着,您在为自认为合理的参战条件寻找借口。如果说,您拥有帮助盟友打击威胁的权力,那么实际上,您在允许自己参加全面的进攻性联盟。要知道,在现代世界里,这些威胁的内涵是飘忽不定的。

  那么,日本是否正在自动变成一些中国专家不时评论的侵略者呢?也许,应更准确地说,这个国家变成的不是入侵者,而是一个在特定条件下不排除动用一切政治和军事手段的国家。这并是什么坏事,而是正常的现象。很明显,在动用这些资源方面,日本在可预见的未来,还将因社会情绪而保持克制。因为社会对在国外动用武力持负面态度。当然,国内政局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发生变化。

  值得指出的是,日本针对中国军事压力和总体实力增大而重审本国国防政策后,在这方面已经超越了中国本身。

  这正是三位将军的一致看法,此次演练收获的就是互信和友谊。

  中国国内尽管存在激烈的争论,但从总体看,在解决国际问题方面,中国并未走在前列。原则上,中国迄今为止还没有创建军事政治联盟体系的政策。尽管一些学者在不断高呼,要在国外建立军事基地,但暂时还没有动手。在一些情况下,中国给自己施加的限制,甚至要比日本现存的限制要更为严酷。

  毫无疑问,中国军事和经济实力的增长将引发邻国的某些忧虑。另外,中国在全球利益的不断强化也确实需要保护。但从另一方面看,在讨论“中国威胁论”的时候,不应忘记中国外交政策拥有巨大的惯性,而且,领袖们还在力图把“韬光养晦”的政策持续得更长久些。中国将积极地构建强国所必需的军事与政治手段,但在所有不直接涉及其安全和领土完整问题方面,中国缺乏动用这些工具的政治意志。

本文转载于贵阳阳痿,转载注明文章起源,谢谢。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