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炮某基地特装驾驶员考核需上冰雪路 被指欲强化对亚太影响力

  沙石路、冰雪路、单双面桥、弹坑路……3月底,第二炮兵某基地特装车驾驶员训练场上,一辆辆特装车辆经过险象环生的路段考验后,成功占领发射阵地。

  为增强特装车辆培训针对性,该基地按照实战环境下导弹转运要求,对特装车训练专业场地进行改造,设置倒车挂装、占领发射阵地、上下铁路平车等10余项训练内容。培训中,所有特装驾驶训练课目实行逐人逐项过关,不合格者一律回炉淬火,直到合格为止,确保每名特装驾驶员走下训练场就能直接上战场。 (李德会、冯金源)

  据日本《读卖新闻》报道,日本和澳大利亚已经就联合研制潜艇达成协议。相关人士称,美国就参与该计划进行了讨论。有报道指出,澳大利亚希望日本建造潜艇的艇体,由美国提供潜艇的内部系统和武器装备。

  此次潜艇合作源于澳大利亚的常规潜艇更新计划。澳大利亚计划自2015年起开始建造新型常规动力潜艇,以更换目前装备的6艘“柯林斯”级常规动力潜艇。潜艇是技术高度复杂的海军装备,目前世界上仅有少数国家掌握全套的核心制造技术。澳大利亚曾经自行建造过“柯林斯”级常规潜艇,但属于引进技术,自身还不具备完整和强大的常规潜艇设计和建造技术。此前澳大利亚选择与日本进行技术合作研发潜艇,看重的就是日本在常规潜艇技术建造上的优势。澳大利亚计划引进技术的日本苍龙级常规潜艇,排水量近4000吨,静音效果好,并加装了不依赖空气推进系统,部分实力逼近小型核潜艇。以输出军事技术的方式参与澳大利亚潜艇更新计划,可以提高日本军工技术在世界的影响力,帮助日本逐步突破法律限制,为下一步完全取消限制军备出口创造条件,所以日本政府对此非常积极。

  此次,澳大利亚想将美国拉入,主要有以下三个方面的原因。

  一是联美可以降低澳日军事合作的外部压力。澳日联合研发潜艇在技术层面上没有太大的问题,但在日本右翼势力发展迅猛的今天,两国军事合作势必会引起周边国家对日本的进一步担忧。而美国是亚太地区最强大的力量,把美国拉入潜艇研发计划,可以分散外界压力,使计划迅速推进。

  二是美澳军事技术合作良好。澳大利亚装备了大批美制武器装备,并且潜艇技术合作早有先例。2004年,澳大利亚将美国的AN/BYG-1作战控制系统装在了本国的“柯林斯”级常规动力潜艇上,同时还使用美国制造的鱼雷。在新的潜艇上继续采用美国的潜艇技术,对新老装备的接替、人员的培训以及未来的联合作战会带来很大便利。

  三是可以进一步提升美澳同盟关系。澳大利亚此次更新潜艇预计耗资300多亿美元,数额巨大。如果只和日本进行技术合作,势必引起美国军工财团的强烈不满。而通过采用价格不菲的潜艇内部系统,可以为美国军工集团提供合作机会,带来巨大利润,这将为提升两国军事合作关系发挥积极作用。

  在国际社会中,军品贸易和军事技术合作相对比较敏感,是国际交往中居于较高的层面。澳大利亚选择与日本和美国联合研制潜艇,不仅有技术层面的考量,更有提升三国军事合作关系,强化对亚太地区影响力的长远考虑。特别是在美国提出亚太再平衡战略的今天,推动美国盟友之间的军事合作,进一步稳固同盟关系更是美军乐见其成的事情。(作者刘征鲁 单位:国防大学)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