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兵棋系统研发 动力暂缺

中国兵棋系统研发:专家与世隔绝难保证睡眠(图)

张国春(前排左一)与妻子、女儿合影。 杨俊光提供

  广空轰-6K轰炸机乘夜色从华南某机场起飞,连续航行数千公里,成功对多个目标实施精确打击。

  秋风萧瑟,残阳如血。

  309医院的重症监护室内,身上接着各种仪器导管的张国春静静地躺在床上,气息越来越微弱。他的人生,永远定格在了2014年10月15日18时55分。

  妻子谷迎宾俯下身亲吻他时看到,临终时的张国春,面颊印着两行泪痕。

  那是两行怎样的泪?是牵挂、留恋还是痛楚?与张国春相濡以沫21年的谷迎宾说:“都有,最主要的还是他觉得歉疚吧!”

  走近张国春的生活,触摸那些饱含温情的细节,记者深切感到,在他心底,的确藏着一份对亲人深深的歉意。

  这歉意背后,是浓浓的爱。

  “老公,其实我一直都懂你”

  寒风呼呼作响,窗上结满冰花。

  张国春手捧着一碗热气腾腾的面条来到屋外,迎着凛冽寒风用筷子在碗里上下翻腾,并不停地吹着气。由于着急,他连外套都没穿,面颊冻得通红。

  “小宾,面条不烫了,吃了再走吧!”张国春对急急忙忙洗漱的谷迎宾说。

  原来,正在准备成人高考的谷迎宾今早起晚了。担心妻子饿着肚子去上课,为了节省时间,张国春便提前帮她把面条吹凉。

  这个家庭生活中的细节,如今仍深深刻在谷迎宾的脑海里。“国春是个细心、贴心的好男人!”每每回忆起这些,谷迎宾都泪流满面。

  谁能想到,这样一位感情细腻、情真意切的丈夫,心中却装满了对爱人深深的愧疚!

  张国春被检查出患癌症前一个月,在一次亲友聚会时,他多喝了几杯酒。借着酒劲,他一把揽住妻子的双肩,噙着泪说:“小宾,我对不起你和女儿……”

  同样的话,张国春住院期间多次对妻子说过。那么,他的歉疚从何而来?

  1993年,张国春和谷迎宾在天津结婚。由于条件有限,他们的婚礼没有车队,也没有盛大的庆典。张国春对妻子说:“等以后条件好了,我给你补!”

  出身军人家庭的谷迎宾虽然有心理准备,但婚后的生活还是让她体会到当军嫂的不易。在她的印象里,张国春总有忙不完的任务、加不完的班、做不完的课题。在繁忙的工作之余,他还自学第二门外语,紧张地准备考研。

  张国春实在没时间陪妻子花前月下。即使是过节,他也见缝插针地看书、学习。饭后一起散散步、逛逛街,或是抽空到外地旅游一趟,这些并不算高的要求,他都没法一一满足。

  后来,张国春考上了国防大学研究生,毕业后留校任教。原本在天津一所小学当老师的谷迎宾辞掉工作,随军来到了北京。此后好几年,她都没找到一份称心的工作。

  本以为到了北京,一家人就可以天天在一起了,可研发兵棋系统的工作展开后,张国春回家的时间更少了。他早出晚归,马不停蹄地做课题、编程序,经常凌晨两三点才回家。有时实在太困了,他就在研发室里睡一会儿。

  有一天晚上,张国春突发高烧,谷迎宾既急又喜,急的是怕他烧坏身子,喜的是这下他终于可以停下来歇一歇了。谁知,第二天一早,张国春爬起来就往办公室跑。面对妻子的苦言相劝,他轻声说:“在这个节骨眼上,大家都在忙,我怎么好意思休息呢?”

  2011年,谷迎宾遭遇车祸。同年6月,因腰椎再次受伤住进医院。当时,张国春正在济南军区保障兵棋演习,由于演习任务太紧,他实在抽不出时间返京。情急之下,他打电话给谷迎宾的姐姐,请她帮着照顾妻子。

  在家里,张国春很少提及他所从事的工作,家人只知道他在开发软件。直到去年媒体公开宣传兵棋团队的事迹,谷迎宾才知道,丈夫从事的工作原来如此重要。

  正如张国春沉默温和的外表一样,他对妻子的爱润物无声。

  无论工作多忙,他每天都提前起床,亲手为妻子、女儿做好早餐后再去上班;拿到医生开出的诊断书,他不想让妻子担心,悄悄地在网上查脑胶质瘤的资料,并将下载的文件隐藏起来;为了自己走后不让谷迎宾背经济负担,从未和妻子红过脸的他“赌气”不上手术台……

  张国春患病后,谷迎宾再次辞掉好不容易找到的幼教工作,悉心照顾他,带着他四处求医。

  知道术后自己可能失忆,张国春进手术室前拉着谷迎宾的手说:“小宾,对不起,你跟着我受苦了!你对我的好,来生再报答吧!”

  “老公,别这么说!我明白你的心,其实我一直都懂你……”谷迎宾泣不成声。

  “爸爸,我在心里早就原谅了你”

  国防大学不远处,有一座风景秀美的百望山。每到秋高气爽的季节,漫山遍野都是红枫叶。

  还在女儿张丹蹦蹦跳跳上小学时,张国春就承诺带女儿去爬山、看红叶。然而,这个承诺,他迟迟没有兑现。从家到百望山下,这段直线不到两公里的距离,却成了父女俩无法企及的旅途。

  也许有人会问,有那么忙吗?的确,当时正值军委总部下达兵棋系统研发任务,张国春和同事们基本进入了一种与世隔绝的状态。别说是爬山、看红叶,连基本的睡眠都难以保证。

  时间对张国春来说太宝贵了,他总是想尽办法,来弥补对女儿的歉意。他多次对张丹说:“等爸爸忙完这一阵,一定带你去……”

  然而,这些承诺总难实现。刚开始,张丹还有些生气。到后来,她也就习惯了。

  2014年10月15日,张国春辞别人世,恰是百望山枫叶正红时。

  自从爸爸走后,张丹就不敢再去看枫叶。红叶如血,她会联想起爸爸那双因长期操劳而充血的眼睛……

  都说女儿是爸爸的小棉袄。直到生命的最后,张国春对这件心爱的“小棉袄”,也充满着挥之不去的内疚。

  张国春是军事运筹学博士、大学副教授,数学、英语水平一流,带出了不少高材生。然而,女儿张丹的数学、英语成绩一直不理想。最终,她只上了一所普通的大专院校。

  病床上,张国春满是懊悔:“对不起,爸爸要是能抽时间给你补习补习,结果也许不会这样……”

  虽然爸爸常不在身边,但在张丹心里,爸爸对她的爱很浓很深。

  2008年春节,丹丹随爸爸回东北老家。堆雪人、打雪仗、溜冰……丹丹提什么要求,张国春都无条件满足她。

  最让张丹难忘的,是爸爸每天亲手为她做的鸡蛋羹。别人做鸡蛋羹用锅煮,为了节省时间,张国春想出一个办法:将鸡蛋打碎后放进微波炉,一分钟就能上桌。

  为了得到爸爸更多的陪伴,张丹也有“耍心计”的时候。

  一个周末的下午,张丹和妈妈商量,好不容易将爸爸“哄”出门。为了能和他多待一会儿,她们故意拖延时间,晚上9点多才回到家,心想:这么晚了他总不会去加班了吧?

  谁知,张国春把母女俩送到家后,转身又去加班了,直到凌晨才回来。望着张国春日渐瘦弱的背影,母女俩特别后悔。从那以后,她们再也没有“耍心计”占用张国春的时间。

  说起这些往事,张丹泪花闪烁,双手始终紧紧地交握着,仿佛一松手回忆就会跑远。

  2014年10月,弥留之际的张国春经常陷入昏迷。嘴上插着管子,醒来时只有一只眼能微微睁开。张丹通宵达旦地守护在爸爸身边,用温暖的眼神同爸爸交流。

  其实,懂事的张丹早就原谅了爸爸的“不守信”。如今,她每天晚上都会进到网上灵堂,对着爸爸的照片和他吐露心声。

  “晚安,老爸!”这是张丹每天睡前说的话。在沉沉的睡梦中,她感觉爸爸只是因公出了一趟远门。也许,明天早上开门,爸爸就会笑意盈盈地站在自己面前……

  “大春,在天堂你要多抽空照顾自己”

  事实上,在张国春忙碌的世界里,并非只有一行行的数据和代码,他把绵长而深沉的爱埋在心底。

  半年过去了,张国春的岳母隽秀还是没有走出痛失佳婿的阴影。在她心里,张国春同亲生儿子一样。每当有张国春的领导、同事前来问候,老人都会不停地抹泪。

  女婿走后,家人一直瞒着她,但也许是心有灵犀,老人还是有一种不祥的预感,好几次梦见他。每次,她得到的答复都是:大春出差了,没时间给您打电话……

  在老太太眼里,尽管张国春很忙,但只要一有闲暇,他就往家里跑,嘘寒问暖,洗衣做饭,抢着做家务。大家知道,他是在用这种方式,表达对家人的歉意。

  张国春的岳父谷信,生前是八一飞行表演队的第五任大队长。和岳父在一起,张国春总是有请教、探讨不完的专业问题。

  岳父病重期间,正值张国春课题研发紧张之时,少有时间回去照顾。一个周末,他请假赶回天津,恨不得把时间掰开用,形影不离地陪着岳父。他还背着岳父到澡堂,为他搓背、刮脸、剪指甲,连澡堂的师傅都竖起大拇指,羡慕老人有个好儿子。

  张国春在家里排行老大,是张家第一个大学生。他对老人孝敬,对弟弟妹妹照顾。

  弟弟张国秋告诉记者,哥哥是有名的孝子,他平时节衣缩食,常常寄钱给家里,减轻父母生活的压力。

  “父母养育了我们,怎么尽孝都应该!”张国春跟妻子商量,把父母从东北老家接到北京来。

  父亲张贵来北京后,张国春专门抽了一个周末的下午,陪他逛了逛离学校最近的景点颐和园。在北京住了一段时间后,看到儿子天天忙工作,父亲不愿让他分心,执意要回老家。

  张国春带着满脸愧疚,约好送父亲到火车站。出发前,张贵突然接到儿子的电话,告诉他要参加个紧急会议,回来不了。妻子谷迎宾上班的单位离得远,赶不回来。无奈之下,张国春只好请一个同事送父亲。

  张国春的两个弟弟结婚时,他都因工作忙没回家。小弟张国冬的妻子李宝华结婚十年后,才第一次见到大哥张国春。她说:“当时心里既委屈也不解,觉得大哥不近人情!”然而,2009年春节,第一次见到张国春时,李宝华彻底改变了对他的印象。

  “他一个劲儿给我们道歉,说了很多暖心的话。”“大哥让人感觉特踏实,抢着做饭、收拾房间、陪父母散心、给侄子讲故事……”李宝华回忆说。

  2013年11月,做完第一次手术的张国春和妻女回了一趟黑龙江克东老家,这也是他最后一次回到眷恋的家乡。

  母亲见他气色不对,还发现了他头上的疤痕。张国春说在演习中受了点伤,回家休养休养,还说要出国,一段时间内回不来。

  美国《国家利益》杂志网站12月2日报道称,中国国防部说,中国空军的轰炸机最近越过“第一岛链”举行了演习。虽然中国政府没有提供多少细节,不过在这次演习中,空军派出轰-6K飞机在越过一条岛链600多英里的区域飞行,组成这条岛链的岛屿包括千岛群岛、琉球群岛、台湾岛、菲律宾群岛、婆罗洲岛,一直到马来西亚半岛。

  据中国空军新闻发言人申进科说,在此次演习中,空军的飞机11月27日在位于日本冲绳岛以南的宫古海峡上空飞行。除了轰炸机外,中国空军还向这一区域派出了战斗机和空中预警飞机。据申进科说,中国空军的飞机是在东海防空识别区巡逻。

  报道称,这次演习之所以重要,是因为这表明中国政府要认真执行在该地区的防空识别区政策。此外,轰-6K飞机及其护航战斗机——似乎是俄罗斯制造的苏-30“侧卫”战斗机的变体——也是在向美国五角大楼和日本自卫队发出信号,要求其保持距离。

  轰-6K是以20世纪50年代苏联制造的图-16“獾”式轰炸机为基础的升级版本,是中国空军主力轰炸机。虽然“獾”式轰炸机已经过时,但轰-6K是一款现代化飞机,机身、传感器和推进设备都有了很大的改进。这种新机型用D-30-KP2型涡扇发动机替代了老旧的WP8涡轮喷气发动机。新款俄罗斯发动机再加上飞机所使用的新型复合燃料让这款轰炸机的航程增加了大约30%——目前的作战半径约为2200英里。

  轰-6K在设计时就把可以携带巡航导弹作为一个重要特点。这款飞机可以在机翼上挂载6枚KD-20或YJ-12远程陆上攻击和反舰巡航导弹,而且在其内部弹仓内,可能还可以装载更多导弹。据称它还携带许多精确制导武器。这让它不仅对美国及其盟友的舰船构成威胁,也威胁到陆地上的基地。

  报道称,轰-6K只是中国反进入武器系统家族的一个组成部分,这些武器包括中国正在研制的反舰弹道导弹,中国想通过这种武器来阻止美国军队迫近。虽然轰-6K是一种可以携带巡航导弹的强大作战平台,从概念上类似于美国空军B-52轰炸机的作用,过从实力上讲,它完全不能与俄罗斯的图-22M或图-160“海盗旗”轰炸机相提并论。这两款轰炸机在设计时的目标是在冷战期间打击美国海军的航母战斗群。

  此时,病魔正吞噬着张国春的身体。他背着家人,独自一人来到他少年时代熟稔的地方:旧宅、小学、中学、二克山……

  “他宁愿委屈自己,也不愿对不起别人。他总想着别人,唯独不记得自己。”采访中,张国春的父母不停喃喃自语:“大春,在天堂你要多抽空照顾自己!”(记者 严德勇 蔡鹏程 褚振江 特约记者 罗金沐)

  如此一来,随着中国在太平洋地区不断推进,它最终可能要么发展类似于图-22M这样的超音速轰炸机,另一种选择是中国空军可能会在某个时候研制一款隐形轰炸机。无论是哪种情况,中国目前可能都不具备研制此类飞机所不可或缺的推进技术。

内容搜集整理于葡京娱乐网,不代表本站同意文章中的说法或者描述。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