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与越南签署国防合作协议 救灾现场我们为什么啃馒头?

  据英国《简氏防务周刊》8月18日报道,越南和捷克近日在河内签署了一份国防合作协议,以巩固捷克作为越南军队最大军备供应商之一的地位。

  该协议签署于8月15日,恰逢越南和美国国防部代表就拓展两国战略合作伙伴关系在河内进行进一步会谈之时,协议的签署也因此促进了美国有关放松长期对越南实行的致命性武器禁令的决定。

  “喷子”们竖起耳朵听清了:

  救灾现场我们为什么啃馒头?

  “喷子”是什么?百度里面有详细的解释:喷子,主要出现在微博、百度贴吧、网络游戏、qq群、微信群等网络平台中,他们常常用恶毒的语言激怒他人,挑起争端,使用带有极强侮辱性的言语,以达到用语言屠杀扣字的作为,从心底瓦解对方的心理素质,从而让对方产生愤怒、丢脸、压迫的情绪。这些人的行为通常比较卑鄙,容易使人上当,他们有时也会群起而攻之,使受害者尊严丧失。“喷子”大多具有反社会人格,这类人有着极度强烈的攻击性,对社会危害十分严重。

  其实,百度里还有一点我觉得没说清楚,“喷子”还有一个特点,那就是无论你说啥,无论你怎么好,他都会站出来什么都“喷”,且乱“喷”一气,以攻击别人,攻击国家来获得存在感,以原始的蒙昧的正义为立场。说白了,他就是看不得你的好。

  当贵州告急、湖南告急、安徽告急、湖北告急,这些“喷子”的“欧巴”没出现,偶像没出现,子弟兵出现了。亦如从前,他们冲锋在最前面,战斗在第一线。

  当受灾人民眼里闪着泪花欢呼“解放军来了”,心里一块石头终于落地的时候,当这些子弟兵感天动地的时候,这些“喷子”冷笑一声出来“喷”了——“啃着馒头”“用着很差的装备”“防灾组织不足”等等。

  我猜想,这些“喷子”写下这段话的时候,一定在家里吹着空调,喝着咖啡,等着“主子”们的又一次奖赏。

  很多读者会问,官兵都辛苦成这样,他们怎么还忍心出来乱“喷”呢?有没有良知?其实,根本无须跟这些“喷子”们讨论良知,因为他们根本不知道什么是良知。

  早在十多年前,我就写过一篇稿子登在《解放军报》头版,说的是东北三省部队与驻地政府签订通用装备军民融合协调机制,部队可以随时从地方政府调拨各种机械设备等装备器材,以应对各种自然灾害。后来随着军民融合不断深入发展,各省(市、区)都出台了类似的规定,而且部队本身也配属了许多抢险救灾装备,所以“喷子”所“喷”的部队没有好装备,纯属信口雌黄,只是因为救灾现场的环境、条件受限,好装备开不上去或用不上力,这就像要求我们拿着高射炮去打蚊子一样可笑!

  中国军队有世界一流的后勤保障装备。去年初,我参加中美联演,当美国大兵品尝我军新式野战炊事车快速做出来的蛋糕、包子、油条、馒头时,没有一个不叫好。所以“喷子”们所“喷”的“后勤跟不上”,更是在胡编乱造。

  当过兵的都知道,中国军队团级以上的单位都有各种应对各类自然灾害的方案预案,当遇到自然灾害需要部队出动时,对哪些分队第一时间出动,哪些分队作预备队,什么样的灾情带什么样的装备,什么层级的领导协调指挥等等,都有明确规定,官兵也牢记在心。还有就是,部队在每年完成年度军事训练课目的基础上,还要完成非战争军事行动,也就是应对重大自然灾害的相关科目训练,尤其像贵州、湖南、安徽、湖北等这种洪涝灾害较多、防讯压力较大的地区的驻军,对抗洪抢险的准备更充分、演练更频繁、手段更娴熟,所以“喷子”们所“喷”的“防灾准备不足”更是子无虚有。

  那抗灾现场我们为什么啃馒头?因为面对灾难,面对人民受苦受难,我们心急如焚,争分夺秒,哪有更多的时间来吃饭?我们恨不得一个人掰成两个人,恨不得争抢一秒钟拯救出更多的人,恨不得自己是金刚不坏之躯可以不吃饭不睡觉抢救出更多的财物,所以我们腾不出更多的人手、更多的时间、更多的精力去做丰富的饭菜。

  据在现场采访的湖北省军区政治部干事何武涛说,当时太白湖大堤上只有两个班的兵力,结果雨越下越大,管涌比预计的要严峻,一个沙袋没跟上,水就往外溢,哪有时间去吃饭啊?!最后吃的馒头还是当地的一个村民实在看不下去,亲自给他们送过去馒头,战士们为了不辜负她的一番好意才吃的。餐车其实就在附近,伙食是可以的。不信,看这张图,附近一个任务不算太重的官兵,他们吃得并不差。

  1998年夏天,长江、松花江、嫩江全线告急,其时我正在长春上军校。那天下午,我们正在教室上课,突然接到命令紧急出发,赶赴受灾最严重的吉林镇赉县。

  我们在次日凌晨三点多钟到达嫩江一号国堤,经过长途跋涉,又累又困又饿,稍作休整后,就投入战斗。

  早上,我们每人领了一个面包、一袋榨菜、一瓶纯净水、一根火腿肠,匆匆吃了几口就开始背沙袋筑堤。中午,好多当地老百姓跑到大堤上,请我们到家里吃饭,但我们谁也没去,一是因为部队有纪律不允许,二是因为时间太紧,当时水利部门通报说,二号洪峰将于凌晨来袭,我们心里都清楚,我们多背一个沙包,就能给大堤增加一丝高度,大堤就多一分安全,老百姓就少一分危险。

  后来学校后勤部门送来了馒头。我是南方人,对面食天生拒绝,平时再饿,最多也就吃两三个馒头,但那天我就着咸菜和纯净水,狼吞虎咽地吃了六个。

  救灾现场我们为什么要啃馒头?因为馒头能快速做好、方便运输、迅速进食,官兵能迅速补充体力后再紧急投入战斗。即使来了燕窝鱼翅,我们官兵有时间吃吗,有心情吃吗?

  2009年“五一”假期,黑龙江小兴安岭突发大火,原沈阳军区某师5000余名官兵紧急驰援。山高路陡,很多着火点运输车上不去,官兵只能下车步行赶去扑火。经过三天三夜的连续奋战,大部分明火终于被扑灭了。师领导的心放下了一大半,他们最担忧的是:山上的官兵已经三天三夜没进一口热食了。师指挥所里,师长对我说,野战炊事车每天都做好饭,可就是没办法送上去。

  我也亲眼看到,时任黑龙江省省长的栗战书等领导同志,亲自到部队慰问,送来了猪啊羊啊等给养,部队也带了足够的柴米油盐。可由于交通原因,就只能用越野车送馒头。期间,还因为大火阻断了路,连馒头都送不上去,只能用直升机空投压缩饼干。

  也许“喷子”又问,那咋不吃部队储存的单兵自热食品呢?那个口味众多,像什锦炒饭、雪菜肉丝面等等。我了解的情况是,官兵不爱吃。那年,我参加某次跨基地演习,部队长途行军几天几夜,中饭都是方便食品,当时部队配发了面包、饼干、单兵自热食品等,我发现一个现象,就是官兵宁愿啃面包吃饼干也不愿意吃自热食品。我问了一个兵,他说防腐剂太多,不敢吃。期间我吃过一次,味道当然比馒头好,可我想起以前流传的“一桶方便面里的防腐剂要一个月才能在胃里被分解”的传闻,我再也不敢吃了。

  也许“喷子”又说,那不能不加或少加防腐剂啊?这个问题,如果以你们的智商不理解,那我也懒得回答。

  “喷子”又会说,那部队里那么多罐头呢?那我告诉你,一样的道理,防腐剂太多,而且口感比单兵自热食品更差。2008年5月我参加汶川抗震救灾,出发前我们带了大量的猪肉罐头、牛肉罐头等,可官兵就是不吃,宁愿吃饼干喝纯净水。后来回撤的时候,几乎原封不动地带回部队了。

  所以说,不到万不得已,官兵是不会吃这些的。什么叫万不得已,那就是馒头啊面包啊这些东西真的没有了,像上甘岭战场那样,逼得没办法了才吃。

  “喷子”又说,不让官兵吃那些单兵自热食品,是为了省钱。我不知道“喷子”们有没有拿脑瓜子来思考问题,中国现在已经崛起为世界第二大经济强国,还差这点钱吗?一次自然灾害动辄造成几十亿、几百亿甚至几千亿的损失,国家和军队还会亏待我们的子弟兵?!

  抗灾现场我们为什么啃馒头?还有一种情况是我们舍不得吃热腾腾的饭菜,要留给老百姓。

  2008年春节前夕,南方遭受雨雪冰冻灾害,数万旅客滞留在京珠高速公路,挨冻受饿。原广州军区派出数万官兵,在打通生命通道的同时,部队的野战炊事车在救灾现场没日没夜地做饭,为旅客免费提供热食。

  官兵多吃一口,老百姓就少吃一口;官兵省出一口,老百姓就多吃一口。为了保障更多的老百姓吃上热食,官兵宁愿啃馒头吃干粮,也要给老百姓送上热饭热菜热汤。

  我相信读者们一定会明白我们为什么在抗灾现场啃馒头了,不知道这些“喷子”们是否清醒,但我相信,理性的声音总会盖过“喷子”的声音。

  越南政府表示,与捷克达成的初步协议承诺在军事技术、军事训练、装备维修以及其他国防工业领域开展更广泛合作。(实习编译:宁雨婷 审稿:聂鲁彬)

  毛主席教导我们,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我希望下次这些“喷子”们在乱“喷”之前,一定要搞清楚状况,不要胡“喷”乱“喷”,免得贻笑大方。(来源:“军旗飘飘”微信公众号作者:边关冷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