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菲欲形成合力插手南海局势 飞虎队精神在今天依然鲜活

搁浅仁爱礁菲舰士兵加强锻炼

搁浅仁爱礁菲舰士兵加强锻炼

  9月1日,美国陈纳德航空博物馆馆长、陈纳德将军外孙女嘉兰惠在中国人民对外友好协会接受本报记者专访后,为本报读者留言。本报记者 陈婧/摄

  尽管中国一直努力恢复南海局势的平静,但是有些人并不愿意。29日,菲律宾防长加斯明到访日本,商谈菲日军事安全合作及分享对华军事情报。同一天,美国第七舰队司令表示,欢迎日本将空中巡逻扩大至南海。显然,美国及其在亚洲的“小兄弟”——日本和菲律宾正在加快脚步、形成合力,插手南海局势。

  菲律宾方面对防长加斯明访问日本低调得有些令人奇怪。菲律宾媒体对加斯明的行程基本没有报道,即便日本媒体有一些报道也并不像人们预想得那么“张扬”。《日本新闻》称,菲律宾国防部长加斯明来访的消息是由日本防卫大臣中谷元宣布的。在29日到访后,中谷元将与加斯明举行会谈,后者还将于30日赴日本冲绳县,参观日本海上自卫队及航空自卫队基地,了解自卫队监控中国海军舰队和守护尖阁列岛(中国“钓鱼岛”)的情况。

  中谷元公开表示,日本想进一步研究与菲律宾就海洋及航空安全开展合作的可能性。《日本经济新闻》29日的文章称,两国防长会谈主要内容是日本自卫队为菲律宾培养军事人才,并确认在海洋安全防卫和防灾领域进行装备方面的合作。报道还提到,30日前往冲绳参观是菲律宾方面主动要求的,主要“学习”日本海、空自卫队如何执行西南地区警卫和监视以及防止侵犯领空的任务。很明显,加斯明想学的,就是把日本这套“机制”复制到南海。

  日本《产经新闻》则非常直接地指出,加斯明访问冲绳,并参观自卫队基地,主要针对的就是中国。据日本防卫省官方网站公布的资料,日本从去年开始就不断强化和菲律宾之间的防卫合作,不仅实施了海上幕僚长(海上自卫队最高指挥官)之间的互访,还扩充了日本海上自卫队舰在菲律宾停泊的港口等。甚至还包括向菲律宾提供10艘海洋巡逻船。

  “菲日联合牵制中国的意味已经很浓”。日媒认为,另一个国家的国防部长参观冲绳自卫队基地,这是非常罕见的,而且这个国家也与中国有着海洋领土纠纷。此举凸显在南海问题和领土问题上,日菲两国强化合作,近一步实现对华情报共享的意图。

  总是“不甘寂寞”的美国官方,表面上在南海问题上坚持“不选边”的立场。美国国务院一名官员当地时间28日表示,美国希望通过外交手段解决亚太地区海洋争议,并敦促东盟和中国尽早就南海问题的“行为准则”达成协议。但实际上,美国做的却是另一套。

  美国第七舰队司令、美国海军驻亚洲最高官员罗伯特·托马斯29日在接受路透社采访时直言不讳,“为制衡中国在南海地区越来越强的海上力量,美国欢迎日本将空中巡逻的区域扩大至南海地区上空”。目前,日本的海上巡逻区域仅延伸至东海。报道分析称,日本将巡逻触角伸向南海,将进一步加剧中国与日本两国的紧张关系。

  托马斯表示,坦白地说,中国在南海地区的渔船及海警船数量都超过周边邻国,所以南海地区的盟友及合作伙伴们将把日本看成一个“平衡因素”。

  托马斯的“腔调”并不令人惊讶,美菲近几天一直在制造“杂音”。28日在东盟外长非正式会议接近尾声时,菲律宾外长德尔罗萨里奥宣称,中国的强势领土主张让东盟陷入“进退两难”境地。美国《洛杉矶时报》28日则称,美国官员表示,中国正加速在南海地区修建5座人工岛屿,这些岛屿面积足够修建飞机跑道,能让战斗机及支援性飞机起降。

  不止一个人对嘉兰惠提起过,她认真起来时的神情像极了一个人——她的外祖父“飞虎将军”陈纳德。来自外祖父的基因不仅体现在嘉兰惠的面容上,可能还包括性格。“有人说我很执拗,我不知道这是不是继承了外祖父的特质。”有着一头金色短发的嘉兰惠女士打趣说,“我倒是希望我能像外祖父一样睿智。”

  作为美国陈纳德航空博物馆的馆长,嘉兰惠女士受邀来华参加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纪念活动,并将到“9·3”阅兵现场观礼。这是第6次还是第7次造访中国,她说她已经记不清了。在此次抵京之前,她刚刚去中国四川造访了“飞虎队”在华作战的故地。

  不管什么时候来中国,让她最为动容的是,所到之处,她总会受到中国人民的热情欢迎。事实上,有关陈纳德的记忆和纪念,不仅在民间从未被忘却,在官方层面,近些年中国军方高层的数次访美行程中,都特意安排了与陈纳德将军的后人以及“飞虎队”老兵见面,以表中国的谢意。

  “中国人民依然记得并感激我外祖父当年对中国的帮助以及美国援华的那段历史。面对中国人民的感恩之心,我不得不谦逊以待。”嘉兰惠说。

  “爱与热情让他留在了中国”

  1937年5月1日,47岁的陈纳德登上了从美国旧金山开往中国的航船。那段让中国人民感念至今的“飞虎队”援华历史开始于此。

  只是,那时的陈纳德并非如后来那般威风凛凛。带着低血压、听力减弱、精神抑郁等一身慢性病,已过不惑之年的陈纳德被告知,他可以结束在陆军航空队20年的战斗机飞行员生涯提前退役。嘉兰惠回忆说:“我的外祖母曾告诉我,那是我外祖父人生中的一段低潮期。”

  陈纳德人生的转折点也恰在这个低潮期到来。1937年7月7日,日军制造“卢沟桥事变”,开始全面侵华,而在此前的6年间,侵华日军已经占领了中国东北的大片土地。当时,宋美龄亲自担任航空委员会主席,为重建中国空军奔走。通过私人关系,一纸邀请被辗转送达陈纳德手中——他被邀请为中国空军提供3个月的训练指导。从美国阿肯色州疗养院的病床,到重披战袍投身抗日战争的硝烟之中,这一人生转折就在不到4个月的时间里出现了。

  嘉兰惠记得在陈纳德航空博物馆展出的一封陈纳德当时写给他哥哥比尔的信,信中写道:“我即将接受中国的邀请……我为这场战争作出的努力可能将会影响历史。”嘉兰惠也曾为自己的外祖父的雄心感到诧异:“在我看来这简直难以置信,他在人生的低潮期却仍然能产生这种‘可能会影响历史’的想法。”但她很快意识到:“这可能就是他之所以能成就自我的原因,他一直坚信他自己可以做成一些伟大的事。”

  “不过,在他接受邀请来到中国时,他一点也没想到他会在这里待上8年之久。”嘉兰惠说,“我的外祖父来到中国后,对日军在中国人的所犯下的罪行感到非常震惊。”对此,陈纳德将军在其回忆录《战士之路》里也有记述:“因为工作原因,我走遍了中国的许多地方,到处都可以看到轰炸过后残垣断壁的景象,闻到尸体烧焦、腐败的恶臭。每到一个地方,我都会用相机记录日军的暴行,仔细研究日军的空中战术……与此同时,我心中对日本人的痛恨也与日剧增。”

  嘉兰惠说:“他不会对眼前这些在苦难中挣扎的人是哪国人而有所区别,他眼中看到的只是需要帮助的人,并且开始用实际行动帮助他们。这一点最令我感动。我认为是他对中国人民的爱与热情让他留在了中国。尽管当时许多美国人对于在中国发生的战争以及他所做的事情漠然无视。”

  “95%左右的敌后跳伞飞行员都可以得到有效救援”

  “他(陈纳德)同时又是一个意志非常坚强的人,无论在多么困难的环境下,比如在日军一直在空中处于优势时,他也从未放弃过。”嘉兰惠说。

  说到意志坚强,陈纳德将军在其回忆录中,倒是不止一次把这样的赞誉给予了他所见到的中国军民。

  陈纳德这样写道:“按照常理,中国在战争的头两年遭受的损失,已经足以迫使一个国家投降——11个省沦陷,所有重要铁路线被切断,将近95%的中国工矿企业被重创,陆军最精锐的各师及空军几乎全军覆没……”但中国人民用行动给出了决不投降的答案。比如那场因惨烈异常而震惊世界的“衡阳保卫战”,陈纳德将军引述了其指挥的第十四航空队一位情报官报告中的文字:“面对装备精良的日军,这些手拿陈旧武器、饥寒交迫的军人没有丝毫的气馁和抱怨,而是鼓足勇气、顽强奋战。军官们晚上制订作战计划,白天则披坚执锐、身先士卒。他们都是值得后世敬仰的斗士!”由于缺少补给,美军第十四航空队在燃油耗尽的情况下无奈停飞,无法对驻守衡阳城的中国军队提供持续空中支持。衡阳城在被围第49天后陷落。但陈纳德将军写道:“衡阳战役后中国修建了一座纪念碑,这座精魂铸就的纪念碑,正是对那些‘中国不抵抗’论者的无声驳斥。”

  在陈纳德看来,在比“衡阳保卫战”更早一点的常德战役中,中美两国情报官的出色表现,足以令“中美军方无法在战场上通力合作”的论调不攻自破。他写道:“事实证明,只要能够真正做到肝胆相照、荣辱与共,两国军人就可以在战场上创造令人瞩目的奇迹。”

  除了两军合作,令陈纳德感动的还有来自中国人民的无私支持。在他的回忆录中,不乏这样的段落:“抗战时期,中国人对美国的支持和好感绝对是实打实的,其中没有任何虚伪的成分。他们表示自己友谊的最有力的方式,就是随时乐于为我们献出自己的一切。”“在我看来,日占区的那些中国军民舍生忘死地营救跳伞的美国飞行员、并自发地为我们传递情报的行为,最能够体现抗战时期中美两国的深厚友谊。”“中国军民冒着被日军枪毙、灭门的极大的风险帮助我们,其中既有包括中共领导的抗日武装,也包括许多普通的中国百姓。经战后统计,有95%左右的敌后跳伞飞行员都可以得到有效救援,并重返战场。”

  “对历史的无知是最糟糕的事情”

  “他十分睿智,很早就认识到了中国战场的重要性,并且预见到日本的下一个目标将是美国。他意识到,帮助中国其实就是在帮助自己的国家。”嘉兰惠说。

  果然,1941年12月7日,日军偷袭了珍珠港。当时身在中国的陈纳德得知消息后意识到,“尽管并不情愿,可战争还是把包括我们在内的所有美国人都卷进去了”。

  中国战场的重要性没有得到及时、充分的重视,这是陈纳德将军在战时除了领导航空队作战之外面临的最为心焦的事情。不幸的是,即使在战后的70年中,忽视中国战场的观念似乎也并未得到改变。

  “我感到非常遗憾,人们对在亚洲战场发生的一切,没有像对欧洲战场一样关心。这可能是因为大多数美国人的祖先来自欧洲,而亚洲看上去离我们太遥远了。”嘉兰惠说,“但在亚洲战场发生的一切,甚至远比欧洲战场要惨烈。2300万中国人在日军的暴行下丧生,这比德国纳粹在欧洲残杀的犹太人还多得多。”

  “这就是我为什么要担任陈纳德航空博物馆馆长的原因。我的博物馆想要改变这个认识,希望要让人们知道在亚洲战场发生了什么。”嘉兰惠说,“对历史的无知是最糟糕的事情。成千上万的中国人牺牲了生命来保全自己的国家,成千上万的美国人付出了牺牲才换来了我们国家现在的生活。如果我们不了解历史、不感念历史,如果我们将这一切视为理所当然,那是最不能被接受的事情。”

  “让年轻人感受当年那段历史”

  嘉兰惠此行来到中国,曾在四川造访了美国援华空军机场旧址等“飞虎队”在华作战的遗址。喷绘着“鲨鱼头”的“飞虎队”战机,曾经无数次在中国人民当时用石头和泥浆完全手工铺筑出来的机场上起飞作战。这些故地,也成为“飞虎队”与中国军民精诚合作的见证。

  陈纳德将军在他的回忆录中记述道:“中国的机场虽然设施十分简陋,但抗打击能力却是超一流的。无论日本人在跑道上炸出多少大坑,那些吃苦耐劳的中国民工总可以在几个小时内就将这些弹坑修复平整,丝毫不会影响作战……负责保卫飞机的中国哨兵,甚至在日军空袭的情况下都拒绝离开自己的哨位半步,最后就被炸死在那里……”

  嘉兰惠这次来中国瞻仰这些历史遗迹,特别带来了她的两个孙女。她说:“我此行最重要的目的之一,就是要让年轻一代感受那段历史,感受中国文化和中国人民的热情。”她收获了一个非常让人动情的瞬间:“在我们离开四川的时候,我的两个孙女都流下了眼泪。这让我觉得我想要做的工作非常有意义。让年轻人来亲身体验这一切是非常重要的,当她们回到美国之后,她们会告诉其他人,中国人民是多么友好、她们在这里受到了如何的礼遇。这将有助于美中人民未来增进交流和理解。”

  嘉兰惠说,她在中国的感受还让她得到了一种动力,这种动力来自于“自省”。“有时候,中国人民对我们表现出的感恩之情甚至让我感到有些惭愧,因为我自己的国家并没有像中国一样给予这段历史必要的、充分的尊重和感激。”

  不过,情况在近些年有了一些变化。嘉兰惠的孙女告诉她,飞虎队的这段历史现在已经出现了在她们的教科书里。但嘉兰惠想要做的更多。她介绍说:“我们的纪念馆现在已经开设了中文课程,我还想在我外祖父的家乡路易斯安那建立一个‘陈纳德学院’。通过这些举措,向我们的后代传递有关美中两国文化和两国关系的知识,并且让他们意识到美中两国之间开展精诚合作的潜力。”

  嘉兰惠说,她甚至还打算与好莱坞合作,筹拍一部有关飞虎队的电影或电视剧。“我们想邀请当红的年轻偶像来出演,这样年轻人才会被吸引啊。”嘉兰惠笑着说。

  “美中需要共同面对隐形的敌人”

  谈及“9·3阅兵”,嘉兰惠表示她“非常期待”。

  “我非常钦佩习近平主席,他为阅兵付出了非常大的努力,并邀请了世界各国人士参与其中,其中包括美国人甚至日本人。1945年8月日本宣布投降,这是人类历史上非常重要的一个时刻,直到那一刻人们才可以重回和平。我非常钦佩习主席能够理解这一时刻的重要性。”

  今年9月,习近平主席将开启对美国的国事访问。嘉兰惠对此表示:“当习主席访问美国的时候,我希望能邀请他访问我们的纪念馆。当然我不知道他是否有时间,但我只想表达我们对他的欢迎之情。如果有一天他真的来到我们的纪念馆,将是我们莫大的荣幸。”

  在二战胜利70年后的今天,嘉兰惠对中国青年报记者表示,中国的状况、世界的状况,已经与70年前大不相同。“作为世界上的两个大国,美中关系是当今世界上最重要的双边关系。”

  在嘉兰惠看来,如何处理今天的美中两国关系,“答案依然在历史当中”。她说:“我们曾经共同面对我们的敌人日本,这是在明处的敌人;但今天,我们要共同面对着许多在暗处的敌人——存在于某些人思想中的恶意甚至敌意。我们看到,世界上的确存在着一些人,他们希望看到中美关系紧张。这就是我们今天需要共同面对和战胜的隐形的敌人。”嘉兰惠说,要战胜这个“隐形敌人”,方法就是“尽力展现美中关系中积极的一面”,“通过回顾美中两国在二战中曾经达成的合作,来印证在当今的时代,我们依然可以通过和平方式达成合作与共识”。

  “两国人民对于飞虎队的共同回忆,将成为美中关系进一步发展的桥梁”

  “我最希望看到的,是飞虎队的标志在人们需要的时候一直在天空飞翔,能永远留存在太平洋两岸人民的心中,并作为两国人民在战争和和平年代共同追求的标志。”面对中国青年报记者,嘉兰惠再次念起了一段她在各种场合经常引用的陈纳德将军的一段话。

  飞虎队的标志,是由华特·迪士尼亲自动手、根据“飞虎队”的名称设计的,一只张着翅膀的老虎跃起扑向目标,老虎的尾巴高高竖起,与身体共同构成了象征胜利的V形图案。70年前,成千上万中国人高举着这个标志送别陈纳德将军。“对我来说,这是永生难忘的一天。”陈纳德在回忆录中写道,“一路上,我乘坐的汽车几乎寸步难行,因为街两边站满了四面八方赶来的群众。他们高举着飞虎队的标志,向我们的车队欢呼。”由于人群密集,陈纳德的车辆不得不熄火,但“我们的车并没有停下来,因为周围正有着成百上千只手推着它前进。我目力所及,全是诠释着真诚的面孔。”

  70年过去了,陈纳德将军与中国的情缘没有终了,一直延续至今。在华盛顿阿灵顿军人公墓中,唯一的一段中文文字来自陈纳德将军的墓碑,墓碑正面是他的英文墓志铭,背面是用中文写的“陈纳德将军之墓”。嘉兰惠说:“我的外祖父曾为美中两国的军队效力。在他的墓碑上铭刻中文,我觉得恰如其分。”

  “战争胜利70年后的今天,我的外祖父和飞虎队的精神在今天依然是鲜活的——我想这是他们留下的最重要的遗产。”嘉兰惠说,“两国人民对于飞虎队的共同回忆,将成为美中关系进一步发展的桥梁。”

  海军军事学术研究所研究员张军社29日对《环球时报》表示,南海问题应该直接由当事国通过谈判来解决。域外国家应该做的是有助于南海稳定的努力,而不是相反。菲律宾和日本之前分别在南海和东海都在领土争端问题上对中国有过挑衅,现在日本等域外势力又积极“插手”南海,只会让南海局势变得更不平静,甚至只能用“火上浇油”来形容。(环球时报驻日本特约记者 蓝雅歌 记者 胡锦洋 曲恒)

  嘉兰惠还透露,陈纳德将军的遗孀、第二任妻子陈香梅女士,在9月3日之前也已抵京,准备参加相关纪念活动。嘉兰惠给予这位后来加入陈纳德家族的中国传奇女性高度评价:“陈香梅女士继承了我外祖父的遗志,为增进美中两国的了解作出了杰出的贡献。我对她的这些努力非常敬仰。”

陕西11选5原创新闻,转载请注明出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