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站制证处成摆设 用支付宝转走4千多元被判刑

  济宁火车站派出所的公安制证处摆放着“系统故障”的牌子。

  四川新闻网成都6月1日讯(成华检 代竞 记者 刘佩佩)曾因盗窃被判刑两次的成都本地人王伟强在一家奥迪4S店做售后服务,负责前台接待、接送客户。2015年10月24日,公司一名销售顾问让王伟强送客户邓立到成渝立交,王伟强将客户送到目的地并返回公司后,发现客户将一部手机遗失在了后排座上。下午6时许,王伟强下班回家途中,将捡到的手机摸出来玩,发现手机绑定了支付宝,不需要输入密码,凭该机发送的一条手机验证码即可登录到支付宝账号,顺利将邓立支付宝上面的4430元钱转入自已的支付宝账号内,用于个人消费。

  晚上,邓立发现自已的手机遗失后,立即拨打自己的手机,但处于关机状态。25日早上,邓立到4S店询问手机一事,被告知未发现车上有遗失的手机。11月13日,邓立用另一部手机登录自己的支付宝账号,发现里面的4430余元已被转到王伟强的账户上,邓立立即到4S店了解情况,发现此人正是当时4S店送他回去的司机,于是立即报警。

  一些马大哈坐火车经常会有忘带或丢失二代身份证的状况,只要到火车站派出所去办理临时身份证,也可以买票乘车。但最近一段时间,乘客在济宁火车站派出所公安制证处办理临时身份证时,却屡被告知系统故障,让其去两公里外的派出所开户籍证明。

  系统故障坏个一两天还能理解,可是记者调查了解到,济宁火车站派出所公安制证处的系统出现故障已经快一年了,而附近的派出所每天都会接待前来开户籍证明的乘客,多时十几位,少则两三位。

  “不出站就能办的事,非得折腾这一趟”

  5日上午8点半左右,张先生来到济宁火车站,打算乘坐火车回临沂。但由于没有带二代身份证,他犯了难。“出口处有专人检查身份证和车票,两样缺一样也进不去。我没有身份证连车票也买不了,即使网络购票,没有二代证也无法取票。”

  张先生说,车站工作人员让他到入口处的公安制证处补办临时身份证,他去了之后却吃了闭门羹。“制证处两个警察说,系统坏了办不了,让我去附近的运河路派出所开户籍证明,有了这个证明就能买票乘车。”

  5日上午9点左右,他来到运河路派出所,3分钟后开了一张户籍证明,又返回火车站购票乘车。“本来不出站就能办的事,非得折腾这一趟,打车来回20多分钟,开个证明免费,打车花了13块钱。”张先生告诉记者,系统坏了为什么不及时修,这要是晚上急着乘车,还要跑这么远来开证明,方便群众的事,却成了麻烦事儿。

  5日下午,为了解系统什么时候能修好,记者根据车站“温馨提示”来到制证处,前台摆放着一个蓝色牌子:“因制证处系统故障,暂时不予办理临时身份证!”两名身着制服的小伙子坐在前台。

  系统总坏,周边派出所替它干了不少活

  当记者询问能否办证时,一名工作人员指了指前台上的牌子说,“系统坏了办不了。”而当被问到系统为什么经常出故障时,工作人员告诉记者,“系统三天两头坏,这次是三天前坏的。”他建议记者,没身份证的话去附近的运河路派出所开户籍证明,也可以乘车。记者了解到,运河路派出所虽然离车站不远,但一个来回也得花半个多小时。据一知情者介绍,火车票实行实名制后,济宁火车站附近的派出所经常有丢失身份证的乘客来开户籍证明。后来济宁车站派出所就开展了这一业务,但不知为什么从去年下半年,经常以系统坏了推诿乘客,乘客只能去附近运河路派出所开证明了。

  四川新闻网记者获悉,成华区法院判决被告王伟强构成盗窃罪,判处有期徒刑8个月,并处罚金1000元。

  承办检察官认为,被告王伟强以非法占有为目的,盗窃他人财物4430余元,数额较大,其行为已触犯《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六十四条之规定,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应当以盗窃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火车站派出所除了没有办理户籍的服务窗口外,其职能和其他派出所一样,他们也具备开户籍证明、办临时身份证的能力。”该知情者说。运河路派出所相关民警介绍,他们每天都会接待前来开具户籍证明去坐火车的乘客,少则两三位,寒暑假时多达十几位。 (记者 岳茵茵 实习生 黄丹 张馨)

  检察官提醒:手机如果绑定支付软件和银行卡后,请保管好自己的手机,并做好安全措施,如设置手机开机密码,在使用微信、支付宝等软件时最好不用自动登录等。如果发现手机遗失,可致电支付宝公司冻结自己的支付宝账户,并第一时间到营业厅注销原手机卡,更换新的手机卡,防止不法之徒通过发送手机验证码的方式登录支付宝账户。

  (文中人物均系化名)

本文由百家乐怎么玩原创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