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因前女友未还彩礼钱

  7日凌晨,广西壮族自治区贺州市副市长闭海东在回应贺江水污染环境事件时指出,在贺州市与广东交界的断面监测最新数据显示,镉已达标,铊少量超标。闭海东还介绍,截至6日晚8时,当地政府已将马尾河一带的112家采矿企业关停并进行取样。闭海东说:“这112家矿企可以说都是非法采矿,政府早前已多次整治,但屡禁不止。”(7月7日中国新闻网)

  副市长的一席话可谓信息量很大,一方面,确认了此次贺江污染事件的污染源,就是来自于这112家非法采矿企业;另一方面也透露出,当地政府对这112家非法采矿企业的情况早已了如指掌,可就是管不好、关不停。为何明知是非法企业却还能长期存在?为何数量如此之多,当地政府却视而不见?这背后隐藏的原因不禁令人浮想联翩,引发猜想不断。

  “不还我的彩礼钱,我就挖了你们家的祖坟…”8月11日上午9时许,分宜县高岚乡一男子钟某因女友提出分手后,向前女友索还彩礼钱,而女友迟迟避而不见,钟某为了讨回一万多彩礼钱竟带上铁锹跑到前女友家祖坟地,以挖祖坟相威胁。

  8月13日,中国江西网记者获悉,经过警方介入调解,女方最终同意支付男方8000元。

  猜想之一,这些非法采矿企业本身是当地的缴税大户,是当地政府的“财神爷”,因此环保部门得罪不起也不愿意得罪;同时,这些非法采矿企业在拉动GDP方面也是功不可没,这就导致了地方政府对其态度暧昧。

  猜想之二,这些企业或许与当地政府、环保等监管部门之间存在利益输送。今年4月,有媒体在调查中部多个省份的污染情况之后,就报道称“污染企业成部分环保局‘衣食父母’,环保局里的绝大多数工作人员的工资都是靠污染企业的‘排污费’来解决”,这种情况下,“子女”又怎好得罪“父母”?当然只能对父母的污染行为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猜想之三,当地监管部门存在“以罚代管”的情况,只要污染企业缴纳了数额不菲的罚款,那么,关停的污染企业就可以重新开张,环保部门并不关心它们是否在整治后已经真正达标,是否还会造成新的污染。

  扬言挖祖坟警方现场处置

  “警察同志,有人要挖我家祖坟!”8月11日10时许,分宜县公安局高岚派出所接到群众报警,随之前往现场处置。

  此时天空飘起细雨,当民警赶到时,女方亲属已聚集几十人,情绪激动,手中还握着镰刀、锄头等器具站在两座坟堆旁。民警赶紧下车进行劝导。

  经了解,男子名叫钟某,今年31岁,是当地大龄未婚男青年。钟某家庭条件较为困难,2014年年初,他在外出务工时认识了邻村的一位姑娘小屏(化名)。经过一段时间交往,二人确定了恋爱关系。钟某称,他对小屏关爱有加,一年多来为女友开销话费近2万元。2014年年底订婚时,钟某又将自己所有的积蓄共计4万余元作为彩礼钱进行一次性支付。

  矛盾化解各让一步

  原本以为订婚后,二人婚事尘埃落定,但随着男女双方的相处,生活琐事时常引起彼此争吵,而小屏家人对这桩婚事本身不满意,二人最终爆发了。

  若不是存在这些猫腻,很难想象,这112家非法采矿企业是怎么在有关部门的眼皮子底下,查了又关、关了又开的。说到底,还是监管不严终酿大祸。

  污染问题,归根结底还是政府监管问题,如果监管不改进,这种污染事件,还会一而再再而三地上演。 (陈小二)

  今年5月底,在一次争吵中,小屏一气之下与钟某提出分手,并一个人回到高岚乡。钟某放下工作,追回分宜老家找女友挽回感情。可小屏不是避而不见,就是再度提分手。7月中旬,小屏将3万元礼金归还男子,而剩下的1万元在生活中用于花销,女方拒绝归还。由于索要钱财未果,双方矛盾升级。

  了解到相关情况后,民警与随后赶来的男方亲属及当地村干部做起了调解工作。经过劝解,钟某决定公开向女方赔礼道歉并保证不再纠葛,女方也同意再次支付男方8000元。 (黄小军、郭海平、记者王旭欢)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