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6岁女童被殴打致死后续 欠140万不还获刑1年半

  《义乌6岁女孩菲菲被亲生父母家暴致死》后续

  90后爸爸终于吐露实情,他是替老婆顶罪的,因为老婆又怀孕了

  核心提示

  法官:

  怀孕四个月的妈妈

  是打死菲菲的真凶

  她断断续续打了女儿三四个小时,得知女儿去世后曾想割腕自杀

  3月1日凌晨,义乌市稠江街道贝村路119号的一出租房内,一名6岁的女孩遭遇家暴,送到医院时遍体鳞伤,头部受伤肿得厉害,嘴角还流血,已经没有生命体征(详见浙中城事昨日2版《义乌6岁女孩菲菲被亲生父母家暴致死》报道)。

  昨天下午,义乌警方向《钱江晚报》披露这起案件细节,原来真凶并非是主动认罪的“90后”父亲王某,而是已怀孕4个月的妈妈沈某。

  得知女儿去世后

  她曾想割腕自杀

  接到医院报警后,义乌市公安局刑侦大队大要案中队民警赶到了现场。

  当天讯问时,王某详细交代了怎么殴打女儿的过程,大意是女儿说不要弟弟,他很生气就打了,手打脚踢,还用数据线抽打。

  为进一步核实情况,民警又联系了沈某,结果一直联系不上,当天下午3点左右,警方终于找到她。当时她说,丈夫对女儿家暴过程中,她去劝,也被打到过。

  由于夫妻俩说的过程基本一致,警方就对王某先行采取了刑事拘留。

  在对母亲沈某审查过程中,民警发现她左手腕有明显刀割痕迹,当时沈某说曾在住处附近公园里想割腕自杀,“女儿死了,不想活了。”

  在仔细查看夫妻双方的供述后,民警发现很多疑点,为什么只有父亲送去医院?为什么母亲不配合警方?

  3月2日上午,刑侦民警再次前往看守所,对王某进行讯问,经过一个小时的思想工作,王某情绪稳定后终于承认殴打孩子的是妻子,自己是来顶罪的。“老婆怀孕了,不想她被抓。”

  另一边,刑侦民警继续做妻子沈某的思想工作,3月2日下午,沈某承认是自己殴打女儿致死,她后悔不已,说要为女儿偿命。

  女儿由爷爷奶奶带大

  去年9月才到父母身边

  沈某和王某同岁,也是“90后”,两人是河南老乡,来自同一个镇。

  2008年,两人在义乌打工时相识相恋,并住在了一起,但女方家庭嫌男方家太穷,一开始就不同意这婚事。

  虽然沈某不顾一切坚持和王某在一起,但家人的反对,导致后来婆媳等家庭关系不太和谐,两人也一直没领结婚证。

  几年来,王某给某饮料公司做配送,沈某在超市当营业员,两人收入不高,也没什么存款。

  5年多前,菲菲出生后一直在老家,由爷爷奶奶带大,去年9月,夫妻俩才把她接到义乌。

  去年11月,沈某再次怀孕,辞职在家,一家三口的生活,全靠王某一人的收入。

  春节前,王某还贷款买了辆荣威550汽车,只交了首付两万多元,每月要还贷,春节回家过年的钱都是借来的,现在夫妻俩身上现金加起来只有90多元。

  近段时间,因为家庭琐事、经济负担等方面的压力,夫妻俩经常吵架。3月1日凌晨时分,夫妻俩再次争吵,丈夫王某起身要出门,结果菲菲要跟他一起走。

  女儿这一举动,让沈某非常生气,一怒之下就动手打她。“女儿也要走,我心里非常失落,感觉被他们抛弃了。”沈某说。

  整个殴打过程断断续续有三四个小时,期间菲菲有顶嘴行为,说了些过激的话。“她说是奶奶说的,妈妈不好,要爸爸再找一个新妈妈。她还说不要妈妈肚子里的弟弟之类的话。”事后,沈某向民警回忆,这些话深深刺激了她。

  就这样,揪耳朵、打耳光、拍打头部、数据线抽打,变成后来使劲拳打脚踢,最终导致菲菲重伤身亡。

  事实上,去年9月将女儿带在身边后,沈某曾有过几次殴打女儿的家暴行为。

  例如大年初二,沈某要回娘家,想带菲菲一起,结果菲菲不愿跟她去,原来菲菲从小跟着爷爷奶奶长大,对外公外婆不亲。沈某很生气,从娘家回来后就打过她,打得菲菲屁股严重淤青,至今没褪去。

  沈某说,自己火气一上来,就要找个方式发泄,“比如咬东西,抓东西,通过力气把情绪发泄出去。”

  王某交代,见妻子对女儿动手,他也尝试阻拦,“把女儿护在身后,也拉过劝过老婆,可是越阻拦,我老婆会打得越凶。”

  丈夫在医院里

  给妻子打了两个电话

  在夫妻俩住的出租房内,一个用过的碗还未清洗,里面是吃剩的蒸蛋,这是案发当天早上,王某给沈某煮的蒸蛋,喂她吃完早饭后,王某抱着女儿前往医院救治,当时女儿呼吸很微弱。

  送医院前,沈某对王某说,“你去医院,不管女儿情况好不好,都给我打个电话。”

  后来,沈某拿了20元钱,下楼买了瓶白酒和一块刀片,准备自寻短见。

  王某在医院给沈某打了两个电话,第一个说小孩好像不行了,第二个是确认小孩没救了。当得知女儿死后,沈某哭着对王某说,“我很害怕,不要让警察来抓我。”

  两次通话时间都不长,之后他们再没见过面。最终心痛妻子的王某决定顶罪,在医院时就对民警撒了谎。

  办案民警说,沈某平时还比较好,但脾气一旦被激发,就很难压制住,至于有没有精神疾病,这需要进一步做医学鉴定。

  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是指对人民法院已生效的有给付内容的判决、裁定负有履行义务的当事人,在有履行能力并且能够履行的情况下,拒不履行,情节严重的行为。结合熊峰案我们不难看出,熊峰本人确有偿还能力。同时,熊峰还隐匿、转移奔驰车,法院执行其豪宅时,他又百般阻挠。属情节严重。当然,“拒执罪”最重要的一点是有偿还能力拒绝履行。

  住着230余平方米的豪宅,名下还有一辆奔驰S350轿车,另外新设一家公司,先后出资达1.2亿,但就是赖着140万元欠款。昨日,青羊区法院对四川某矿业公司法定代表人熊峰拒不履行法院判决、裁定一案公开宣判。“亿万富豪”熊峰因拒绝归还140万欠债,获刑1年6个月。

  欠140万不还,一拖好几年

  这是一起因民间借贷引发的刑事案件。2010年2月,为收购西藏一工贸公司,熊峰向朋友蒋全借款140万元。双方约定还款期限。此外,熊峰还以自己妻子王玲名下的一辆奔驰S350轿车作为该笔债务担保。债务到期后,熊峰没有偿还。2012年,蒋全向青羊区法院提起诉讼。当年10月,法院作出判决,要求熊峰在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偿还蒋全140万欠款,并承担违约金。

  不过,判决并未给熊峰造成威慑力。2013年2月,蒋全向青羊区法院申请强制执行。法院受理此案后,开始着手强制执行,并同时将熊峰纳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其间,熊峰曾到青羊区法院并作出书面承诺,将在2014年9月前分期向蒋全履行还款义务。不过,熊峰再次失信。此后,法院将案件移交公安机关。今年3月11日,熊峰在西安被警方挡获。

  拒不履行判决 获刑一年半

  也就在法院民事判决生效后,2014年4月,熊峰之妻王玲,将名下的奔驰车抵押给了他人。导致法院执行法官无法查找到轿车下落。

  执行法官同时查明,在河南灵宝市,熊峰夫妇还拥有一栋建筑面积超过230平方米的豪宅。不过,这也是熊峰名下唯一的房屋。由于熊峰家人拒绝腾空交付房屋,法院也无法对该房屋进行处置变现。

  另外,2013年3月26日,熊峰投资新设了四川某矿业公司,熊峰为公司法定代表人,注册资本500万元。此后,公司又两次增资。截至2013年4月26日,该公司注册资金增至1.5亿。其中,熊峰于2013年4月15日缴存8000万元至该公司验资专用账户。4月26日缴存4000万元。总共,熊峰向该公司以货币形式出资达1.2亿。

  据此,法院作出判决,熊峰属有能力但拒不执行生效法律文书,符合拒不履行法律判决、裁定罪情形。最终,熊峰获刑1年6个月。

  “不是赖账, 是没钱”

  对话熊峰

  自今年3月被警方挡获后,“亿万富豪”熊峰已失去人身自由超过4个月。成都商报记者注意到,法官宣判时说到1年6个月的刑期时,熊峰的身子明显抖动了一下。接受媒体采访时,熊峰表示,自己并非赖账不还,“实在是没钱还。”随后,熊峰被法警带离。他的刑期,将一直持续到明年9月。

  成都商报:先后向公司验资账户缴存了1.2亿,为啥没钱还140万?

  熊峰:这1.2亿不是我的钱,而是代办公司的钱。其中我只出了40多万。这还是向朋友借的。这40多万全给了代办公司作为代理费。想想看,如果我真有1.2亿,咋可能欠一百多万不还?

  成都商报:豪车、豪宅是你的么?

  熊峰:确实是我的。但因为欠他人的钱,早就被抵押出去了。确实没有办法。

  焦点解读

  有偿还能力拒绝偿还 涉嫌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

  成都商报:债务纠纷大多以民法予以调整。在什么情况下,会涉及刑事责任?

  张斌华(青羊法院刑庭法官):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是指对人民法院已生效的有给付内容的判决、裁定负有履行义务的当事人,在有履行能力并且能够履行的情况下,拒不履行,情节严重的行为。结合熊峰案我们不难看出,熊峰本人确有偿还能力。同时,熊峰还隐匿、转移奔驰车,法院执行其豪宅时,他又百般阻挠。属情节严重。当然,“拒执罪”最重要的一点是有偿还能力拒绝履行。

  钱涛(青羊法院执行局副庭长):对于老赖,我们首先将其纳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这样,对方就会在乘坐飞机、享受轮船头等舱以及银行贷款等方面受限。如果威慑力还不够,接下来则可能考虑移送公安机关,追究对方刑事责任。

  唯一住房也可执行

  以大换小或租房的方式妥善解决

  成都商报:对于唯一房法院执行过程中如何处理?

  张斌华:欠债不还还能住豪宅,正是考虑到这一不合理性,最高法此前出台规定明确,被执行人名下只有一套住房的也可执行。此前,对于唯一房,法院一般都不会执行。这主要是法院执行时需保障被执行人的居住权。现在,对于熊峰的豪宅,可以以大换小或者给熊峰另外租房的方式妥善解决这一问题。

  人民币占有即所有

  “缴存1.2亿”可认为是“拥有1.2亿”

  3月2日下午,沈某因涉嫌故意伤害罪被警方监视居住,目前,案件还在进一步调查中。

  本报通讯员 叶超磊 本报记者 龚望平

  成都商报:熊峰提到他的1.2亿都是代办公司的钱。自己没钱还。

  钱涛:熊峰缴存1.2亿至该公司验资专用账户。人民币占有即所有。从法律上可以推理,熊峰当时拥有1.2亿。即使退一万步说,1.2亿是代办公司的钱,但为了增资熊峰支付了代办公司40余万。在裁判文书生效情况下,熊峰应该将这40余万用于偿还欠债,而非用于代办增资。属于典型的有钱不还。(文中熊峰、蒋全、王玲系化名)

本文转载于太阳城娱乐城http://news.jishanbbs.com,转载注明文章起源,谢谢。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