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蚌埠醉驾司机超速驾驶撞死6人 自创手语维系感情

  今天,安徽省蚌埠市中级人民法院对社会广泛关注的“蚌埠醉驾司机撞死6人”案做出宣判,被告人陈运犯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被一审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宣判后,陈运当庭没有表示是否提出上诉。

  6人被撞身亡

○老两口含饴弄孙

  2014年12月26日,忙乎了一天的胡玉祥和同事下班后准备回家,走在路上,一摸口袋没烟了,随口和朋友说去买包烟就走向马路对面。

  此时,六岁的徐农科跟着爸妈和两个朋友也从一家店里走了出来。当天是周末,为了让孩子放松一下,父亲徐开源、母亲李倩倩带着他在热闹的万达广场逛一下。

  就在胡玉祥还没走到马路对面的当口,一辆小轿车接连撞击6人,并冲上绿化带,撞倒了路边的治安岗亭斜停在路牙上。徐农科和父亲被撞倒在地,当场死亡。徐农科的母亲以及胡玉祥等4名伤者被送往医院,抢救无效死亡。

  经蚌埠市公安司法鉴定中心检验鉴定,6名死者的尸检报告均显示,每名死者死亡的直接原因都包含重度颅脑损伤合并脏器肢体复合伤。

  拦车逃离现场

  驾车者名叫陈运。当晚,他和朋友相约吃饭,之后转场唱歌,喝了不少酒。23时18分,陈运驾车行至工农路万达广场西门路段时,惨剧发生。

  看到现场的人越围越多,陈运悄悄走出人群,拦下一辆出租车逃离现场。当晚23时50分,在家人陪同下,陈运到当地山香路派出所投案自首。

  经安徽天平司法鉴定所鉴定,从送检的陈运全血样中检出乙醇含量为266mg/100ml((醉酒程度在标准3倍以上)。鉴定结论还显示,事发时,陈运驾驶的小轿车行驶速度介于100km/h-108km/h。而事发路段的限速标准为50km/h。

  一审被判死刑

  撞击造成的6名不幸被害人中年龄最大的46岁,最小的年仅6岁。被害方亲属情绪激烈,庭审时一致要求判处被告人死刑。

○什么都不用说,妻子的脸上就会露出笑容

○天气晴朗的时候,阮永赞推着妻子外出晒太阳

○妻子腿脚不利索,进出都需要搀扶

○妻子大部分的时间都只能是卧床

  爱是什么?对于阮永赞来说,爱就是照顾好身有残疾的聋哑妻子。

  25年前,阮永赞经相亲认识了程时仙,但当时介绍人刻意隐瞒了程时仙患有小儿麻痹症的事实。就在周围的人纷纷劝其放弃时,阮永赞却做了一个意外的决定:让同命相怜的两人共同面对以后的生活。

  在外做清洁工赚钱,对内洗衣做饭照顾妻女,阮永赞用数十年如一日的陪伴,履行了自己对婚姻的承诺。

  ■艰难 相濡以沫二十五载

  70年代的帆布帽、一身藏蓝色的工作服,一米六出头的阮永赞看上去非常瘦弱。“他永远带着一张笑脸,无论多麻烦,都不会发脾气。”在周围邻居眼里,这个憨厚男人的标志是对妻子不离不弃的照顾。

  位于北二环梅小店附近的汲桥新村是一个回迁小区,居民多数来自大房郢水源保护地周边的村庄。3月19日上午10点半,小区一如往常的平静,家家户户都在厨房里忙乎张罗午饭。C区12栋第六户人家,就是阮永赞一家五口的安身之地。从外面看,二层小楼和其他拆迁村民无异,院里角落堆放着一些杂物。往里走,空荡荡的客厅没有一件像样的家具和电器,一条已经无法分辨颜色的老式长条板凳成为屋内唯一的摆设。

  去年年中,62岁的阮永赞因为身体原因辞去了小区清洁工一职,但他依然改变不了原先的生活节奏。他站在自家门前的走道上,试图将因数日前下雨黏留下的泥土印迹清理干净。他的妻子,63岁的程时仙安安静静地坐在家门口的板凳上。

  “扫干净就吃饭,别着急。”阮永赞冲着程时仙摇了摇手里的扫把,然后做了一个吃饭的动作。为了回应丈夫,程时仙只能眨眨眼。和普通家庭不同,程时仙既是一位聋哑人,又患有小儿麻痹症。听不见、说不出话、无法像正常人一样行走,疾病缠身让程时仙只能像一个孩子一样被动接受别人的照顾。早上5点起床煮稀饭,给妻子擦洗穿衣服,喂饭料理后拿着工具清扫大街……这样的日子,阮永赞一过就是25年。小区内像他这样年纪的人,早年大多出门打工赚钱,而阮永赞却甘心留下来守着扫帚和不言不语颤颤巍巍的妻子。

  ■善良 谎言成就一段佳话

  婚后的日子平淡如水,阮永赞一个人靠着双手撑起了摇摇欲坠的家庭,照看着无法自理的妻子。肩挑手扛,笑对生活。今年,阮永赞和妻子程时仙迎来了银婚纪念。如果说“婚姻维系一年靠的是激情”,那支撑阮永赞25年无怨付出的是心里那份放不下的责任。

  1990年,39岁的阮永赞因为家庭困难成为了远近闻名的大龄青年。“父母早逝,家里又没啥钱,周边的年轻姑娘根本看不上我。”屡次相亲都遭遇失败,阮永赞有些心灰意冷。就在此时,附近一家外来户向阮永赞推荐了程时仙。“年龄比你大一岁,个头差不多,就是先天聋哑,你能不能接受?”听完邻居的介绍,阮永赞心动中又有一丝犹豫。考虑到自己即将步入不惑之年,阮永赞还是答应见面。

  “她就坐在那里,低着头不说话,挺安静的。”回忆起当天见面的场景,阮永赞激动得有些结巴,原本流畅的语言也说得有些凌乱。因为事前已经得知姑娘的情况,阮永赞并未在当场询问,生怕伤害到对方的自尊心。一番交谈下来,阮永赞默许了邻居的撮合。几天之后,程时仙被送到了阮永赞家,娘家人当天返回江西老家。

  没有喜宴锣鼓震天的喧嚣,没有亲朋你来我往的祝福,尽管对方身有残缺未来艰辛难测,但阮永赞的心里却充满了对生活无限的希望。等到平静下来,阮永赞发现未婚妻的腿脚有些问题。“她始终一动不动地坐着,是因为腿脚不能走路。”聋哑加上下半身瘫痪,突如其来的现实让阮永赞有些不知所措。“介绍人只说她先天聋哑,压根就没提患有小儿麻痹症这个事情。”

  一时间,周围邻居都知道了程时仙的情况,大家纷纷对阮永赞说,“虽然你年纪大了,可不至于找一个瘫痪的残疾人吧。”当“将程时仙送回老家”的声音越发高涨时,阮永赞陷入了犹豫。“我是可怜人,她又何尝不是呢?如果不是身体的缺陷,她为什么一个人嫁到安徽来。既然大家同命相怜,就让我们一起面对以后的生活吧。”

  在邻居复杂的眼光下,阮永赞将程时仙安顿好,他关起家门试图将一切闲言碎语挡在门外。

  给自己和她一个温暖的家,成为阮永赞唯一的想法。

  ■坚持

  夫妻自创手语维系感情

  一个先天聋哑无法听说,一个生性内向不善言辞,夫妻两人的交流全靠比手画脚——“吃饭”是将手放在嘴边摇一摇,“睡觉”是闭眼加上歪脑袋,手一抬往外一挥是外出散步……生活中所有细节,在两人眼里都可以用手势完成。潜移默化下来,他们之间形成了自己独特的手势交流法。“只有我们自己懂,别人看起来就是在胡乱挥舞。”

  碰上事情多,阮永赞也有脾气暴躁的时候,可每次他发完火都会内疚好一段时间。“看见我急了,她就不敢动弹。这个模样让我特别难受,她已经够可怜了。”

  在女儿阮怀印眼里,妈妈在爸爸面前最“老实”。“好多事情,我爸爸随便说一说,她就懂了。在家里,她也最听爸爸的话。”父母之间20多年的感情,让女儿有着别样的体会。“年轻人总感觉爱情要轰轰烈烈,可是我觉得相互扶持不离不弃才是爱情最好的结果。”

  法院经审理认为,被告人陈运明知酒后驾驶车辆具有危险性,仍醉酒后驾驶车辆,在人流量大的城市主干道路上行驶,足以危害到不特定多数人的生命、健康和公私财产的安全;陈运抱着侥幸心理,对其行为可能产生危害公共安全的结果持放任态度,属于间接故意,其行为已构成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陈运在严重醉酒的状态下超速驾车,致六人死亡,犯罪情节恶劣,后果特别严重,应依法严惩。虽然陈运犯罪后自动投案,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构成自首,但根据其犯罪的情节和对社会的危害程度,对其不足以从轻处罚。依据查明的事实,法院做出上述判决。

  宣判后,陈运及其辩护人当庭没有提出上诉。其亲属案发后赔偿被害人亲属丧葬费共138000元,并表示无论陈运是否上诉,都将尽最大可能来赔偿被害方损失,以期得到被害方的谅解。见习记者范天娇 法制网通讯员王龙江 高建业

  交谈过程中,正在房间酣睡的外孙醒了,咿咿呀呀地发出声音。阮永赞赶紧放下手里的活,转身走到屋内照料。如今,一家人的生活全部压在女婿的肩膀上,阮永赞总感到愧疚。“要是我身体好点,出门打个零工补贴下也行。”他一边自言自语,一边安抚着趴在肩头的外孙。钱传华 史寿勤 记者 乐天茵子/文 高勇/图

友情链接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