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莞虎门镇金洲社区两委委员受贿案开庭审理 银行慌乱中多给5000元

  虎门金洲社区两委委员受贿窝案昨开庭审理。记者石忠情 通讯员杨磊摄

  到银行取钱急用,等了40多分钟,结果前面排队的人却还是一点动静都没有。沭阳一位60多岁的老者生气了,他本来准备取2万多元,轮到他取钱时,他一次只取100元,故意为难银行,取了10多笔后,在银行工作人员的劝说下,老者把余下的钱一次都取了。出银行后,老者发现多出了5000元,又返回把这笔钱还给了银行。

  “较真老人”取钱较真了

  其中300万“孝敬”了副镇长 虎门金洲社区6名涉案“村官”昨过堂 辩称收的是“介绍费”

  曾惊动最高人民检察院的东莞市虎门镇金洲社区两委委员受贿一案昨日在东莞中院开庭审理。

  据检察机关指控,包括原金洲社区主任谭锐澄、副主任苏伟良在内的十名社区两委干部伙同时任虎门镇副镇长林超明,在国有土地出让中收取世博集团给予的好处费1180万元。昨日过堂的6名原金洲社区两委委员中,苏伟良、谭柏良在庭审中均不承认被指控的受贿金额。其中苏伟良更是称自己20年的村官生涯都“两袖清风”。

  当庭否认被指控受贿金额

  昨日,涉嫌收受贿赂的虎门镇金洲社区原两委委员苏伟良、谭柏良、谭伟康、谭煦稳、谭妙英、谭智齐6人出现在庭审现场。59岁的苏伟良原是虎门镇金洲社区党总支部委员、社区副主任,他被指控在土地出让问题中利用职务之便帮助他人谋利益,并收取好处费220万元。苏伟良当庭表示当初只收了80万元“介绍费”,是原社区主任谭锐澄要求他在纪委调查时承认受贿220万元。

  检察机关提及的好处费和苏伟良口中的“介绍费”究竟是怎么回事呢?此案还得从11年前说起。据检察机关指控,2004年至2007年4年期间,金洲社区南坊居民小组先后以转让、合作开发等形式将部分集体土地使用权违法出让给天益公司、合盛公司和华般公司。2005年12月,虎门镇政府与金洲社区南坊居民小组签订征地协议,征收了包括上述土地在内的17万余平方米土地,并将这些土地交给金洲社区及南坊居民小组使用。

  2007年9月30日,东莞市国土局以文件确认了上述土地为国有土地,并交由虎门镇政府储备管理,仍由金洲社区及南坊居民小组管理使用,南坊居民小组与天益公司、合盛公司和华般公司的转让及合作协议均未解除。

  2009年初,时任东莞市世博集团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执行董事兼经理秦庆和经时任虎门镇副镇长林超明介绍,与时任金洲社区党支部书记兼社区主任谭锐澄商定由金洲社区从天益公司、合盛公司、华般公司购回土地后,再转让给世博集团,世博集团给予林超明及谭锐澄等金洲社区两委干部一定的好处费。

  世博集团赚取差价4亿多元

  经过两委会议讨论后,金洲社区以每平方米3500元的价格回购了土地,并于2009年6月以每平方米3700元的价格将回购的土地及金洲社区角苏小组约4000平方米土地使用权转让给世博集团。

  2010年1月,经东莞市土地交易中心公开拍卖,东莞市虎门万科房地产有限公司以7.9亿元的价格拍得案涉土地使用权。市镇两级政府在扣除相关道路设施费等费用后,将剩余的6.7亿余元汇入金洲社区账户。金洲社区收到该款后,则是全额转账给世博集团。后经计算,世博集团从中获得了4亿多元的差价。

  时任副镇长分得300万元

  成功获得土地使用权后,世博集团按照每平方米200元的标准共交给谭锐澄好处费1180万元。谭锐澄按照世博集团要求将该好处费分配给时任虎门镇副镇长林超明及其他金洲社区两委干部。据检方指控,其中林超明300万元、谭锐澄300万元、苏伟良220万元、谭伟康80万元、谭柏良60万元、谭煦稳50万元、谭妙英50万元、谭智齐港币29万元,另外三名社区干部谭金耀、何国新、盖德泉分别是50万元、20万元、20万元。

  对于世博集团给予的好处费,昨日过堂的6人均称之为“介绍费”。其中,谭妙英、谭智齐等人表示当初在两会会议上,只是听谭锐澄提过有“介绍费”,自己并没有放在心上,也不清楚究竟自己有没有份。“后来,谭锐澄叫我给个账号给他,我问用来做什么,他就说是卖地的介绍费。”谭妙英如是说。

  被告辩称20年“两袖清风”

  在昨日的庭审中,苏伟良、谭柏良均不承认被指控的受贿金额,谭柏良称自己实际只收了30万元。“当时社区两委开会时,明确每人有30万元的‘介绍费’。有人问‘这合适吗?’,谭锐澄回答说‘没问题,就当是奖金’。”

  而苏伟良则声称自己对“好处费”的事并不太清楚,全部都是由谭锐澄支配的。苏伟良在庭上还称,“当了20年的社区两委,一直‘两袖清风’,只收一份工资”。

  每次取100元,半小时取了16笔

  银行忙中又出错了

  最后取款2.5万,银行错给了3万

  孙先生今年60多岁,他自称是一个喜爱较真的人。15日上午,他来到沭阳县上海南路中心医院附近的一家银行取钱,要汇到一个外地账户上。孙先生走进银行营业大厅,取了号,静静地坐下来等候。孙先生注意到,叫号单上显示的时间是8:55,前面有6人在等候。而银行的四个柜面窗口有三个在做业务,还有一个空着。孙先生等啊,只听见叫号声,但自己的号却是一点动静都没有,前面几人也在等着,而叫号显示的都是办理别的号头业务,还有一个窗口专门办理VIP客户。

  孙先生说,自己办理的是私人现金业务,准备取2.5万元。在等的过程中,排在孙先生前面的6个人心急,陆续走了,到了9:40,终于叫到孙先生的号了。“凭什么他们就能优先办理,让我等这么长时间!”孙先生决定要为难一下银行,“你耽误我那么长时间,我也要你花同样时间!”于是,孙先生开始办理业务,每次只取100元。

  就这样,在取了16笔共1600元后,孙先生注意了下,用了半个多小时。

  这时旁边看热闹的熟人认出孙先生,上来劝说孙先生消消气,不要再跟银行计较了。银行的工作人员也出面劝说孙先生。这时,孙先生才不再每次取100元,就想把余下钱一次性取出。

  银行的工作人员这时赶紧向孙先生解释说,有个窗口的工作人员去参加会议了,所以人手比较紧张,造成孙先生等候时间太长,请孙先生能够理解。在一番劝说后,孙先生一腔怒气慢慢消了。

  世博集团给的这笔“介绍费”,苏伟良说最开始是存在银行的。后来女婿建厂房欠银行贷款,于是他就拿去给女婿还了贷款。(文/记者李直建、龙成柳 通讯员杨磊)

  走出银行后,孙先生又到附近的另外一家银行汇钱,这时发现刚取的钱多了5000元,有3万元。他再一看取钱的存折,上面显示的却是取款2.5万,“可能是银行在忙乱中多给了钱,他们当时把钱放在一个塑料袋里给了我,我也没细数一下,就拎着走了,没想到银行会出错了。”

  孙先生当即返回之前取钱的那家银行,把多出来的5000元退了回去,而此时银行正在为差了5000元而着急呢。 记者 高峰

阳光在线http://www.kmfcw.net/原创新闻,转载请注明出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