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卖萌”雍正能否打开文化之门? 我的爸爸比李云龙潇洒

  传统书画界最近似乎集体学会了“卖萌”。

  本月初,故宫博物院官方微信推出了动态图片版《雍正行乐图》,搞笑的画面配以时下流行的语汇,一时之间让看惯了穿越题材偶像剧的年轻网友惊呼,“四爷竟是如此萌萌哒!”无独有偶,80后古书画复制师王赫不久前创作了一组“蓝胖子穿越系列”图画,让动漫人物哆啦A梦“穿越”到中国古典山水画之中,同样引来大批网友点赞。(详见本报8月7日报道)。

李云龙原型之女忆父亲:我的爸爸比李云龙潇洒

    王近山的女儿王媛媛接受《法制晚报》专访,回忆其父亲的点点滴滴 摄/法制晚报记者 付丁

  不过,“萌萌哒”雍正也好,“穿越”的蓝胖子也罢,在受到年轻网友追捧的同时,也引来了一些争议。批评者普遍认为,类似这样的“卖萌”混搭,无非迎合了当下的一些时尚趣味,其呈现效果与古画的意境格格不入,更有将传统文化“娱乐化”之嫌,冲淡了其内涵。言辞激烈者,则干脆称其为一种“恶搞”,甚至是对文化的“糟蹋”。

  以如此刺耳的字眼来批评那些年轻的创作者,乃至上升到“卫道学”的高度,未免有些小题大做了。我们注意到,故宫方面和王赫在介绍其“卖萌”的初衷时,不约而同地提到,他们希望以一种有趣的方式来传播传统文化,让年轻人更容易接受和喜爱。从效果来看,他们确实做到了这一点,至少年轻网友着实为他们的作品疯狂了一把。

  国人对传统文化艺术似乎已经疏远得太久了。我们在生活中时常见到有些文艺青年,谈起卢浮宫里的西洋艺术珍品如数家珍,却几乎几年也未必会光顾一次近在身边的故宫。在日本动漫文化熏陶下成长起来的年轻人更是如此,他们对各种大众流行文化符号熟稔于心,却与传统审美之间存在着断层。故宫方面和王赫的做法,其实都是在尝试着弥合断裂的文化。

  法制晚报讯(记者 李洪鹏)在电视剧《亮剑》中,主角李云龙指挥“苍云岭之战”一炮击毙坂田联队长,就是取材于1939年11月黄土岭之战击毙阿部规秀。

  电视剧中李云龙的原型,就是战场上人称“王疯子”的王近山中将。日前,法晚记者专访了王近山的女儿王媛媛,她回忆了父亲的戎马一生。

八路军黄土岭战役、三岔口战役大破日军的捷报,现陈列于中国抗战纪念馆

八路军黄土岭战役、三岔口战役大破日军的捷报,现陈列于中国抗战纪念馆

  我的爸爸比李云龙英俊潇洒

  王近山是我的父亲,他的一生充满传奇色彩——1915年生于湖北省黄安(今红安)县,15岁参加红军,20岁即成为红军年轻的团长,之后被誉为二野的“朱可夫”。他善打硬仗、恶仗,多次血洒疆场、死而后生,手残腿瘸还带兵入朝……

  电视剧《亮剑》火爆全国之后,很多人都说,主人公李云龙的原型就是当年英勇善战、叱咤风云,并且富有传奇色彩的王近山。《亮剑》里抗日战争那部分故事多取材于129师,的确和我父亲有血脉上的联系,129师的几个漂亮战役我父亲都参与了,特别是如“打掉日本战地参观团”这样的战斗,更是他的经典战例。

  但在我们兄弟姐妹看来,真要拿李云龙跟我爸爸相比,还是有很大的不同。李云龙不修边幅,我的司令爸爸可是英俊洒脱、威武不凡。有时我们闲谈也说,很奇怪,很多老一辈的将帅本是出身穷苦的泥腿子,在战火纷飞中,是什么成就了他们的雄姿和气质呢?再一个不同,李云龙是一名四十多岁的团长,爸爸可是二十岁就当上团长了。1930年,爸爸参加红军的时候只有15岁。

八路军黄土岭战役击毙阿部规秀的捷报,现陈列于中国抗战纪念馆

八路军黄土岭战役击毙阿部规秀的捷报,现陈列于中国抗战纪念馆

  “疯”爸爸传奇

  我爸爸1915年出生在贫苦山区,很小就没了母亲,9岁就给地主放牛、当长工。

  我爸爸参加红军的时候才15岁,他曾说他永远忘不了在他当连长的时候(16岁),有一个跟他同岁的战友,战斗打响前还在一起喝酒聊天,向往着和平年代的幸福生活,后来一起上了战场,那个战友没能活着回来。从此他奋勇杀敌,为死难的战友报仇。

  在一次与敌人肉搏战中,他用刀砍、用牙咬,直至抱住敌兵一起滚落到了悬崖峭壁之下。当人们见到他时,他已身负重伤,本以为他必死无疑,没想到居然奇迹般的活了过来,因此获得了“王疯子”的美誉。

  我的爸爸在抗日战争期间,谱写了震惊中外的“抗战三部曲”。

  1937年10月中下旬,在山西娘子关地区的七亘村,3天之内,司令爸爸两次成功的重叠伏击,歼灭了不可一世的日军400多人,缴获了大量的武器弹药及装备。

  第二部曲,1943年,司令爸爸在率领部队到延安组建新编第四旅的途中,在山西洪洞县的韩略村“巧遇”并全歼日军“战地观摩团”。这支由步兵学校及其他部队的高级军官,包括1名少将旅团长、6名大佐联队长以及100多名中队长组成的队伍,全部被歼。日军华北方面军司令官冈村宁次暴跳如雷,叫嚣:“再牺牲两个连队,也要吃掉这股共军!”爸爸早已料到日军会来报复,采取打了就跑的战术,致使冈村宁次的“铁滚式三层阵地新战法”因此流产。

  第三部曲,早在1945年7月下旬,为了保卫延安,爸爸在陕北淳化县爷台山战役中一举攻占爷台山,将进犯延安的胡宗南部队完全击溃,有力保障了延安的安全,并再次被毛主席接见。毛主席说:“王近山同志,人家说你是‘王疯子’,我看那不叫疯,那叫革命的英雄主义,你这一仗把那位胡宗南将军打的可快要疯了啊!”

1939年11月29日出版的《新华日报》对黄土岭战役击毙阿部规秀进行报道

1939年11月29日出版的《新华日报》对黄土岭战役击毙阿部规秀进行报道

  “打剩一个连,我当连长!”

  司令爸爸在抗日战争时期,先后历任了4个旅的旅长:三八六旅、三八五旅、新四旅、新八旅,这在全军高级将领中也是十分少见的。到了解放战争初期,晋冀鲁豫野战部队组建了六纵,爸爸是纵队司令。定陶战役,血战大杨湖时,司令爸爸代表六纵立军令状:“打剩一个旅我当旅长!打剩一个团我当团长!打剩一个连我当连长!全纵队打光了,我们对得起党,对得起哺育我们的太行山父老乡亲!”如今,许多战争题材的影视剧,经常会把这句震撼人心的话当做经典语句。其实,这可都是我司令爸爸的专利!

  凡是跟随爸爸打过仗的人都跟我说过,爸爸有一个习惯,那就是只要有他的地方必是红旗招展,人在红旗在,一个旗兵倒下了,另一个冲上来接过旗帜继续前进,只要有红旗的地方就能找到王近山!

  爸爸一生不为名利

  其实我有两个爸爸,王近山是我的亲生爸爸,也叫“司令爸爸”,后来爸爸在我出生前把我送给了他的司机,我叫他“司机爸爸”。司令爸爸不只是铮铮铁骨,也有柔肠,所谓侠骨柔情吧。他跟配合默契的司机朱铁民早在解放战争的几场战役中就出生入死、患难与共,他们之间的关系早已超越了上下级的关系,甚至比亲兄弟还亲。

  司令爸爸的一生不为名、不为利,作为一名军人,并不追求那些显赫的官位和权势,他忠于自己信仰。

  2015年,是爸爸诞辰100周年,虽然爸爸已经离开我们30多年了,不管我们做什么事情,总是想着我们是王近山的后代,我们只能做对得起他的事,决不能丢他的脸,这是我们全体子女的共同心声。

  但是,他们的努力能否达成其初衷,此时恐怕还是要打上几个问号。比如,年轻人喜欢的究竟是雍正本身,还是种种虚拟的“卖萌”举动?促使他们动手点赞的是蓝胖子,还是古代山水画?这一波“卖萌”热潮消退之后,雍正还是那个雍正,古代山水画中再没有了蓝胖子,那些网友是否还会为之趋之若鹜?以现实的情况来揣测,答案或许并不乐观。

  我们不能指望靠一个“卖萌”的雍正或是一个“穿越”了的蓝胖子,就能让今天的年轻人从此走进传统文化之门。那些创作者唯一所能做到的,仅仅是打开了一道门缝,让人们窥探一眼大门背后的宝藏是何其丰富,要想真正唤醒人们对传统文化的重视,恐怕还须另寻正途。倘若只是图一时热闹,就真的有些对不起那些放下身段“卖萌”的国宝了。周健森

  我要以他为榜样,永远学习他的那种坚韧不拔、不屈不挠、坚持正义、捍卫真理的优秀品格,并在今后的人生中踏踏实实做人、坦坦荡荡做事。

内容搜集整理于澳门百家乐http://www.uywang.com/b7qDs/,不代表本站同意文章中的说法或者描述。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