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韦君宜之女欲捐万册藏书 海外诗中儿子一直是描述对象

  已有数家单位联系  

  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政策研究中心副主任、著名学者杨团近日通过网络向朋友们求助,希望为家中上万册藏书寻找受赠者,这些藏书有很多都来自她的母亲、著名作家韦君宜。昨天下午,杨团接受北京青年报记者采访时,高兴地透露,通过朋友们帮忙发布消息和牵线,现在已经有一些单位提出想要接收这些藏书,目前她正在对这些申请者进行筛选,预计很快就可以为藏书找到新家。

  “我的母亲韦君宜爱书的习惯传给了我,我把单元房的厕所拆了做成存书房,可这次统一装修,厕所还得恢复。大批好书舍不得卖,已经送朋友一部分了,还是太多了,所以想整体捐赠。记得母亲生前曾说,某作家故去后几大书柜的书都被孩子扔了,很不屑其行为。当时我就说:‘我不会的!’不过,个人藏书只能自己和极小圈子的人看,如今是互联网时代了,公共性大大增强,书本身具有公共性,应该让它的流通也与其性质相符才对。区县级的图书馆是我捐赠的首选,请朋友们传播和联系吧。谢啦,各位!”这是杨团当时发给朋友们的信息。

  昨天,杨团又向北青报记者讲述了更详细的情况,她说目前住的是机关宿舍,这次机关要统一进行装修,所以被她放在由厕所改造的存书房里的4大柜子书就没了去处。“大概是10天前,我和丈夫开始收拾整理这批书,想到要把它们捐出去。”杨团说,藏书大约有上万册,年代跨度很大,有父母珍藏的古籍,也有新中国成立前直到现在出版的书籍,其中父母的藏书占到大约一半,剩下的很多是她曾经用过的各种专业书籍和资料,包括企业管理、社会学、公益慈善研究等。“本来我是图省事,想找一家区县图书馆全数都捐了就好,但在整理过程中发现这些书分类比较复杂,如果要物尽其用的话,就得按它们不同的类别寻找不同的去处。另外,里面也有一些名人名家给父母亲的签名赠书和绝版书,这些我还得留下。”

  在最初有了捐书的念头时,杨团就确定了一个基本原则:尽可能不给大型图书馆或大学图书馆。“因为这些地方都不缺这样的书,我捐出去的话也不一定能够流通起来。我更希望它们能被真正需要的人看到。”目前提出想要这批藏书的单位中有一家职业学校,也是通过朋友介绍找到杨团的,朋友告诉她这家学校本来是主打美容美发,不过现在计划要增设社会学、养老管理等专业。“我一听,这不正合适嘛!这个学校肯定正缺这一类的书,像这种地方就是我最理想的选择。”

  杨团介绍,目前找上门的单位已经有好几家,等她按照物尽其用的原则选好之后,就可以把这些珍贵的藏书送到新家去了,预计也就再需要个10来天时间。“也有人建议我以母亲的名义建一个私人藏书馆,但我觉得母亲不会乐意,因为她生前就一直都很讨厌这些树碑立传、为个人扬名的行为。以她开放的心胸和公民意识,我相信我现在这种做法才是最符合母亲意愿的。”

  记者万建辉

  今年3月,《顾城海外遗集》小说卷《英儿及其他》由金城出版社出版。《英儿及其他》收录了能找到的顾城所有小说作品,其中的《英儿》,是目前最大限度的完整版。该书还配有插图和校注,插画是顾城生前的画作,校注由顾城的姐姐顾乡撰写、核定。

  《英儿》主人公与顾城同名

  1988年顾城、谢烨夫妇定居新西兰,1993年10月8日顾城打伤妻子谢烨,随即自缢;3小时后,谢烨死于医院。

  《英儿及其他》编辑杨超介绍,《英儿》写于顾城夫妻身亡事件之前,在他们去世后出版。当时国内有三个版本,都把《英儿》定位为“一部真切的情爱忏悔录”,这可能是作者本人为这部小说做的定位。

  杨超说,《英儿》是顾城唯一的一部长篇小说,是一个写“我”来探望自杀死亡的G的遗孀C,在一座孤岛上的见闻的虚构故事。

  故事中,男主人公顾城与作者同名,全书以个人的记忆和感受为主体,无连贯情节,跳跃性极大,富有诗意。

  《顾城海外遗集》辑录者荣挺进接受记者采访时说,编辑这套丛书时,他按照顾城自己编订的《英儿》目录,以顾城带回新西兰岛上的一份保留他百余处修改记录的打印件,完整还原这部长篇小说的面貌,而将他写出却并未纳入《英儿》结构的篇目,另行编入散文卷。

  顾城不只是“童话诗人”

  荣挺进介绍,20年来关于顾城、谢烨和李英的事情,猜测和传言已经太多,好些新认识往往是新猜测。他在许多朋友的帮助下,通过多年努力、一点一点编成这部目前最大体量的顾城作品集,想让顾城自己说话,让顾城说出他们的故事和幻想。

  荣挺进参与整理顾城海外遗作近10年。他说,1987年5月底到1993年10月8日,顾城六年多的海外生活,国内读者了解极少。他们夫妇最后的意外死亡之所以耸人听闻、不可思议,恐怕也与国内媒体及读者对其海外生活的陌生有关。

  顾城的身份不单是一个诗人,更不完全是一个“童话诗人”。这套书,包括了顾城海外六年完成的诗歌、散文、小说、哲学、讲演问答、访谈对话,还有300多幅顾城的画。

  荣挺进认为,顾城在诗人身份之外,还称得上一个灵光闪现的讲演者和朗诵者、一个小说艺术的探索人、一个自然哲学沉思者、一个充满灵性的画家。

  解谜>>>

  顾城杀妻悲剧,《英儿》里有答案?

  直到现在,许多人仍相信《英儿》写的是顾城和谢烨、李英在激流岛上的真实生活,一些人认为顾城夫妇悲剧的许多答案可以在书中找到线索。

  “但是,人们恰恰忽视了《英儿》作为小说的虚构存在。”荣挺进说,《英儿》里的人物,不能与顾城、谢烨、李英划等号,这是一个文学常识,“艺术真实”和“生活真实”不是一回事。

  按照顾城自己的说法,《英儿》“基本上是真实的。是一本自传式纪实小说”,全书原来写了23万字,后压缩到17万字。他说:“开始写《英儿》时,我是发疯了,所以开始是表现性、散文性,有点像断章,后来变成回忆性、过程性。”

  荣挺进说,从23万字到17万字的改来改去、删删减减的变化,从表现性、散文性到回忆性、过程性的调整,以及《英儿》交付出版前后产生的三个版本的区别,表明顾城一直在调整小说的内容、情节,要在其中寻找“真实故事”,无异于缘木求鱼。

  顾城敌视儿子木耳?

  顾城最后的死亡,令许多顾城诗歌的爱好者产生一种分裂感,觉得顾城的诗和顾城其人难以统一起来。

  比如,顾城对儿子木耳的态度,一直有许多关于他不要儿子、敌视孩子等等说法。

  荣挺进认为,顾城的海外诗里,儿子一直是顾城诗歌描述的对象,是顾城的画反复描摹的模特,对孩子的心痛与爱护、害怕与珍惜、想念和期望,在诗文里交织着、在素描和速写里流露着。

  他说,读诗观画,能看见他们一家人柔情相处的镜头,关于顾城不爱儿子、厌恶孩子的传言不攻自破。

  相关链接

  韦君宜 (1917~2002),女。曾参加“一二·九”运动。1939年赴延安。历任《中国青年》编辑、总编辑,《文艺学习》主编,《人民文学》副主编,作家出版社及人民文学出版社总编辑、社长。1935年开始发表作品。著有长篇小说《母与子》、短篇小说集《女人集》等。 本报讯(记者 崔巍)

  (记者万建辉)

内容搜集整理于澳门百家乐官网,不代表本站同意文章中的说法或者描述。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