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统年俗火热来袭 半数已凋零

  无论是微信微博中拜年红包的火热亮相,还是庙会、花灯、唱大戏等纷纷登场,抑或“二十三糖瓜粘,二十四扫房子,二十五磨豆腐……”等旧时歌谣的重新唱响,旧年俗、寻年味正在成为我们身边的突出新时尚。

  传统年俗的“逆袭”背后,折射出现代人怎样的“春节情怀”?绵延千百年的传统民俗能否在新时代焕发新生机?回归热能否持久?

  穆继多公馆

  “年味”渐浓

  找回儿时的记忆

  滚汤圆、炒花生、画纸伞、炸丸子、逛庙会……在安徽省蚌埠市4A级旅游景区禾泉农庄,以“寻找有年味的春节”为主题的体验项目正在如火如荼地展开。禾泉农庄负责人蒋保安说:“现在人们都说过年没有年味了,我就是把这些年俗集中起来,让人们来这里找回过去的年味。”

  春节将至,“找回年味”成为许多地方活动的主题。位于安徽省合肥市的大型安徽纪念园徽园内,中国(合肥)国际年俗博览会正在召开,泥塑、蛋雕、葫芦烙画、剪纸、民间戏曲喜乐会、民俗文艺巡游、五彩灯谜会、名家书画摄影展等民俗活动,吸引了不少市民。

  除了商业活动,政府部门也逐渐着力于“找回年味”。中国国家民俗协会副会长李新永告诉记者:如今相关部门愈加重视还原传统年俗,组织民俗活动,在北京的一些社区,各家各户写春联并进行评比在今年较为流行。

  作为京城必不可少的一项春节民俗活动,近年来,除了地坛、厂甸等老牌传统庙会外,各区也着重恢复并打造独具特色的庙会活动。

  传统“逆袭”

  两大推手力促回归

  记者采访发现,商业推手和传统文化的回归是近年来传统年俗日益受到追捧的重要原因。

  家住北京市西城区的苏先生说,如今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和生活方式的改变,人们总感觉年味越来越淡了,“找回年味”成了越来越多人的共同心声。这时,商家适时推出的传统年俗体验项目、办庙会闹花灯等,契合了人们的心灵需求。李新永说,近年来不少地方的传统民间艺人和表演团体每到春节便受邀到各地巡回演出,一些商业组织还专门瞅准春节商机,组织相关的年俗展和庙会,间接带火了传统年俗热。

  安徽肥西县桃花镇文化站站长刘俊生说,过去过年打麻将、摸纸牌在农村很普遍,如今村民们过年更期待唱大戏、说大鼓书。镇里也迎合村民们的需求,每年春节都邀请民间戏班在各村居进行巡回演出,每到演出时,男女老少全出动,成为乡村一景。

  有形更有“魂儿”

  老传统才有新生命

  不少受访人士表示,各种年俗庆祝活动是一种形式载体,实则蕴含浓郁的民族传统文化。传统年俗热的兴起是一种积极的信号,重要的是,要在更多年俗活动中注入传统文化的“神”,让春节真正成为名副其实的“民族传统节日”,而不是一般意义上的“狂欢节”“购物节”。

  事实上,在种种传统回归的外表下,如今不少庙会传统小吃不多、传统节目稀少,价格却翻了番,夹杂了太多太浓的商业气息。“摆个小吃摊,打上各地名点的招牌就当是庙会了,去年随便逛了逛一家庙会,吃点小吃就花了两三百元。”

  汤玉麟公馆今昔对比

  5月17日,国际博物馆日前一天,辽宁文化遗产保护志愿者团队组织了一次“行走沈阳”的文物保护之旅,兴起、繁盛于上个世纪初期的沈阳商埠地民国老建筑群,文物保护工作令人扼腕。

  一些老建筑破损严重

  南起十一纬路,北到八纬路,东起北三经街,西到北四经街,方圆不过500米的弹丸之地,竟然隐藏着8座有近百年历史的老建筑,其中除了已经沦陷在私搭乱建小平房中的两座待考证建筑外,其他6座老建筑,都与沈阳乃至中国近代史上赫赫有名的人物相关。

  十一纬路和三经街路口,建于1917年的汇丰银行旧址,在交通银行搬离后,整栋建筑被闲置。

  汤玉麟的两座公馆,一座为办公场所,一座改成了私人会所性质的酒店。

  北三经街66-1号,沈阳近代史上最著名的建筑师穆继多公馆,外观残破。

  此外还包括带领警察打响抗日第一枪的黄显声公馆、曾经担任过辽宁省政府主席的东北军将领王铁汉公馆。

  本次行动的发起者之一、辽宁文化遗产保护志愿者团队志愿者陈赫,着重提到了已经被改建成酒店的汤玉麟公馆。他说:“汤玉麟公馆2007年改建的时候,门廊是被玻璃罩上的,整体建筑的外观被改变得不多。但是在两个月前,门廊外边整个被罩上了混凝土建筑,我们认为已经破坏了建筑的风格和外观。如果一个市级文物保护建筑都被这样肆意地更改外观,那么其他的老建筑要如何保护?”沈阳建筑大学教授汝军红也认为,汤玉麟公馆门廊的改造存在问题,他说:“一开始设计的时候,门廊是玻璃的,我们觉得是可以的。现在这样设计,有些元素就缺失了。”

  目前,志愿者团队已经将情况反映给了文物保护部门。

  商埠地民国遗风需保护

  辽宁文化遗产保护志愿者团队精心设计出来一条行走沈阳城市的微旅行路线,志愿者们将其称之为经街纬路商埠地民国老建筑群。据陈赫介绍,1906年,根据与美国和日本签订的通商条约,从今青年大街到和平大街之间划出大块土地,供外国人居住、经商,称作商埠地。到了上世纪20年代,随着沈阳南市、北市的设立,在今市府大路与十一纬路之间的地带迅速发展起来,由于这一地区的街路均以经纬命名,俗称为“经街纬路”。到目前为止,这片地区有20多座建筑被列入市级保护文物或不可移动文物,还有大量的民国时期老建筑未确定身份。

  陈赫说:“这些老建筑是我们沈阳宝贵的文化与遗产。我们沈阳有一宫两陵,它们就像是一个大树的主干,这些老建筑就像是主干旁的绿叶,都保护好、利用好,沈阳才与历史文化名城的地位相匹配。我们希望通过这次行走活动,提升市民和政府的文化遗产保护意识和文物保护成效。”

  汝军红也建议,相关部门应重视经街纬路商埠地民国遗风建筑群的保护和利用工作,“老建筑内部可以改造,但是在外观上应该保持原来的味道。老建筑要利用好,维护好,需要有实力的企业家参与进来。作为政府,也应该有合理的政策和制度来管理它。”

  沈阳晚报、沈阳网记者 高寒冰

  李新永也认为:如今各地恢复的庙会,只是照搬历史上有的,形式化的东西还是多了一点,实质的回归还比较缺乏。专家表示:保持年味可以尝试将传统文化和现代技术相结合,可以在传统年俗的基础上更多融入现代气息,“通过动漫、影视体现年俗、年文化是吸引年轻一代的最好方式,也是让年味持久的一种创新”。

  (据新华社合肥2月16日电)

  摄影记者 孙 海

诚信在线http://job.jishanbbs.com原创新闻,转载请注明出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