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登封少林功夫小子巡演中东欧洲17国(图) 随后离奇病逝(图)

河南登封少林功夫小子巡演中东欧洲17国(图)

图为武院演出弟子和巴勒斯坦武术爱好者合影。 刘立伟 摄

  谈起南京古代的掌故,本报昨天报道的顾起元的《客座赘语》,加上周晖的《金陵琐事》和甘熙的《白下琐言》无疑是三部最重要的著作。

图为少林小子在奥地利国家歌剧院演出。 刘立伟 摄

图为奥地利报纸对少林功夫演出盛况进行报道。 刘立伟 摄

图为奥地利报纸对少林功夫演出盛况进行报道。 刘立伟 摄

  郑州3月4日电(门杰丹 韩心泽)3月4日,记者从河南省登封官方获悉,受河南省文化厅及一些欧洲国家政府的邀请,目前,登封市武院的少林武术表演主力队员正分成两路,分别在中东和欧洲8个国家和地区巡回演出,演出仍在进行中,计划将覆盖17个国家和地区。

  据了解,在中东,来自鹅坡武院的少林功夫小子已经完成在巴勒斯坦拉马拉红新月会剧场的演出,接下来还要在以色列等其它3个国家和地区巡演。在欧洲,则完成了在奥地利、匈牙利、保加利亚、塞浦路斯4国的演出,其中,在奥地利国家歌剧院演出8场,在匈牙利大剧院演出4场,在保加利亚国家文化宫演出两场。之后,将先后赴另外9个国家演出。

  演出中,功夫小子展示了少林象形拳、硬气功等拳种和绝技,博大精深的少林武术不断引发观众的掌声与尖叫,场面十分火爆。在巴勒斯坦拉马拉,观众顶风冒雨从各地专程前往观看演出;在欧洲4国,每次演出,不但座无虚席,连走廊上也挤着观众,表演结束,观众更是争相和少林小子合影。

  《白下琐言》是南京传世名著推荐书目中的又一部文献笔记,晚清南京著名学者、方志学家甘熙以“白下”呼应“金陵”,“琐言”对应“赘语”,对《客座赘语》进行了一种更朴实的传承。 江南时报记者 黄勇

  读此书令人神往于南京的山水间

  在明清士大夫撰写的南京杂忆中,甘熙的《白下琐言》无疑地是继顾起元的《客座赘语》之后,另外一本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作品。这部有关南京掌故笔记,和《客座赘语》一样,共10卷,上溯六朝以往旧事,下迄清朝嘉庆、道光年间,举凡南京大街小巷历史沿革、山水脉络、水文地质、风土人情、遗闻轶事,无所不包。

  “这些作品从表面上看都是以笔记小说为体裁,但透过个人记忆,成为地方历史系谱的重要组成因素。”著名历史学家李孝悌认为,与顾起元的《客座赘语》相比,晚清南京著名学者、方志学家甘熙在19世纪中叶问世的《白下琐言》,距今不远,对南京的乡土论述,有更大的型塑作用。

  南京著名的历史学家朱Pp在《金陵古迹图考》中评价说:“惟研究清代史迹,仅凭方志,尚觉不足,如洪、杨乱前,甘熙《白下琐言》,实为杰作”,并在正文中广泛引用该书中的内容。

  南京出版社社长、南京地方史专家卢海鸣则认为,《白下琐言》堪称是南京乡邦文献中的佼佼者。举凡南京山水、沿革、遗闻、轶事等,书中无不网罗。尤为难能可贵的是,甘熙“以一代之书,考一代之事,确实可据”。其所述清代事迹以及相关评语,对于后人以及南京地方史特别是清代南京史,具有不可替代的作用。展读此书,不仅令人惊叹于作者见闻之广、学识之博,而且神往于南京的三山二水之间。

  家有10万藏书却死于“精通风水”

  离新街口一站多公交车程的地方,有老城南赫赫有名的景点九十九间半——“甘熙故居”,实质上这里在最鼎盛期,有三百多间房屋。这一切离不开甘熙的打拼,也离不开他的父亲甘福。甘福在先人迁建的南捕厅甘氏新居的基础上,不断对甘家大院进行扩建,甘熙中进士那一年,甘家大院达到最鼎盛时期——由三百多间房屋和一座花园组成。这也让甘熙平添了一份其他活跃在明清南京的士大夫所没有的传奇色彩。

  甘福虽然素来不喜欢诗歌吟咏,但他的另一大贡献,是为自己建了一座富甲江南的藏书楼——津逮楼,曾藏书画10多万卷;到了甘熙主持时,藏书更为丰富。

  李孝悌认为,在太平军与清军的大战来临前,甘熙正是因为坐拥这片幽悠广阔的宅子,在书画金石和万卷古籍中,才能将士大夫的精致文化演绎到另一个高峰,并延续了顾起元等明末士大夫文化的元素,辅以乾嘉考据学的朴实风格,写出了《白下琐言》、《桐荫随笔》、《栖霞寺志》等书。

  可惜的是,咸丰三年,也就是1853年,在太平军与清军的大战中,津逮楼毁于兵火,大量古籍珍本被毁。也正是因为精通风水堪舆之术,咸丰初年,甘熙奉命为刚驾崩的道光皇帝勘定陵园,旋即“以微疾三日,卒于邸舍”,这一离奇病逝也印证了“为帝造陵者无一生还”的“老故事”。

  甘家跟昆曲的渊源千丝万缕

  或许你了解昆曲讲述的故事,或许你听过它动人的旋律,但当它在你眼前绽放,你终究抵不住它摄人心魄的绮丽。而甘家跟昆曲的渊源更是千丝万缕。

  甘熙的孙子甘贡三后来成为“江南笛王”,而甘家大院会被中国末代皇帝溥仪的堂兄、北京昆曲大家溥侗选为“南京新生音乐戏曲研究社”。甘贡三自小就爱好昆曲,并精通笙、箫、弦、笛等诸般乐器。为了培养子女、亲友学习昆曲,他甚至特地从苏州聘来了“全福班”艺人施桂林、尤彩云和笛师李金寿,长住家中教习。而其子甘律之跟黄梅戏表演艺术家严凤英结婚前,也教过严凤英学唱昆曲《游园惊梦》等。

  甘家大院如今还常有昆曲的演出。相关部门也曾在大板巷巷口开发过廿一会所(注:廿一为“甘熙故居”的“甘”字拆解而来),吃饭的同时可欣赏多媒体版的昆曲《牡丹亭》,然而由于种种原因,产权方与承包方打官司,早已人去“台”空。

  链接>>>

  有此传说:甘熙劝阻开凿玄武湖通长江

  《白下琐言》还特别到五代吴越钱撔王没有听术士“若填湖为宅,可王千年”的话语,得以保留下美丽的西湖山水。这种“有天下为公之心、有顺乎天时之心”才可做到,而甘熙也为南京立了大功。

  相传,道光皇帝曾准备采纳“筑青龙山,开后湖(今玄武湖)”的通江主张。甘熙坚持不能这样做。他经多方勘察、考证,认为如果通江,后果将不堪设想。他还特地撰写了《后湖水利考》,总算说服了皇帝和众臣,南京因而免此一劫。

  《白下琐言》里的琐言碎语

  记载江南大侠甘凤池“出丑”

  梁羽生的武侠小说《江湖三女侠》中,江南大侠甘凤池威风凛凛。《白下琐言》却记载了甘凤池“出丑”的故事:一日,甘凤池与弟子在南京的集市上闲游,一个樵夫担柴而过,不小心柴尖撕裂了他的上衣。甘凤池对樵夫劈头一拳,不料拳头落空,自己反而摔倒在地。甘凤池不禁感叹:“天外有天,人外有人。武学高峰,永无止境!”

  新桥鱼市的鲥鱼让人垂涎欲滴

  清代,西五华里的秦淮河两岸商铺林立,且又是数万工匠、居民、渔民居住之地,故市场繁荣。那时的秦淮河“春有刀鲚,夏有鲥,秋有蟹”,应时河鲜供不应求,以致位于新桥十字街口一带成了南京的鱼市。

  家住不远处的甘熙也常到鱼市走走。《白下琐言》记载:“鱼品以鲥鱼为俊,昔人尝道之。然四月方出,他时则无。”短短数语,将名贵的鲥鱼,描绘得让人垂涎欲滴。

  花神庙地区有竞秀争艳的花神会

  南京的风俗,以每年二月十二(农历)的百花生日为花朝。《白下琐言》记载,花神庙地区“每岁花朝,卖花之家,各以花供献几,牡丹、芍药、海棠、碧桃之属竞秀争艳,备极其胜,谓之花神会”。历史上的花神庙一带,还有一座明城门——凤台门。《白下琐言》记载:凤台门,外郭十八门之一也。凤台门有花神庙,旧有对联:“过眼说繁华,漫劳寻芳草吴宫,yń罚煌那诒ㄈ钅淹悍缟焦镉杲恰!?/p>

  好听的彩霞街原名“草鞋街”

  南京地名以讹传讹的很多,甘熙在清代就注意到了这个现象,他在《白下琐言》里说:“(南京)街巷之名,今昔多殊,间有可识者,皆讹舛。”

  甘熙举出了甘雨巷、彩霞街等讹传地名的例子,《白下琐言》乾(干)雨巷,在斗门桥右,后讹为甘雨,有太邑会馆。彩霞街听着好听,其实原名叫“草鞋街”。甘熙写道:“草鞋街在斗门桥南,今讹为‘彩霞’! ”又如,西家大塘的原名是“胥家大塘”;“小行”是从南朝就有的地名“小航”(指当时用船或竹木制成的小浮桥)讹写而来。

  江南贡院考场成了“刑场”

  《白下琐言》讲科场异事的也不少。书中记载,道光乙酉年科试,“寒”字号一生自书绝句于江南贡院考试的号房木板上,又书:“冤家已到,速速自裁。我死得好苦,惟其如此,所以如此,早知如此,悔不如此。”交白卷而出。又“坚”字号一生神痴色变,仅写“破”、“承”,不能握管而被扶出。又一考生的卷上书云“赵钱孙李”,如是者喃喃数行完卷。

  奥地利OR电视台、匈牙利MTV电视台、保加利亚BTV电视台等欧洲媒体对这次少林功夫巡演进行了报道,以便欧洲人民“深度了解少林武术的蕴涵”。(完)

  从这些记载中也可以看到,科举制度的残酷让这些考生“失心疯”,考场成了“刑场”。读到这些悲从中来,更甚于笑人痴癫。

太阳城娱乐http://www.kmfcw.net/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

返回顶部